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四十章 晚餐(二)

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四十章 晚餐(二)
2021年08月19日19:02:17 0 475

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四十章 晚餐(二)

 

啊都那么晚了,冰箱没库存,我先去采购。你想吃什么?我大概一小时,不,半小时就回来。米仓满屋子乱转找手机钱包和车钥匙。内田扶额:罢了罢了,跟你一块去吧,我今天正好带了可以变装的东西。

 

话说~~~你为什么喜欢变装?米仓手支着脑袋看内田把头发披散下来,戴好鸭舌帽和墨镜,还加上口罩:不热么?

 

还好,这样让我有安全感。

 

这样让我有距离感。

 

内田笑了,帮米仓戴上墨镜:你既然不喜欢,那就这样罢。口罩帽子什么的就算了。

 

嗯,其实附近算安全,一般媒体找不到这儿来。

 

驱车到附近超市,米仓问内田:想吃什么?

 

你会做什么?

 

我喜欢给别人做对方喜欢吃的东西。

 

看不出来,很体贴嘛。

 

那是。你喜欢清淡的,鱼?贝壳?味增?昆布?

 

我们可以煮鱼汤,可惜现在不是季节,不然可以放点水果在汤里。

 

水果?

 

嗯,苹果切块或者柚子皮之类。很好喝哟。

 

是嘛,没尝试过,以后试试看。我们买鲷鱼吧,牡蛎你吃吗?

 

都可以。对了别忘了调味料,就你冰箱那个状态,估计厨房没开过伙吧。

 

呃被你说中了。米仓吐吐舌头。

 

内田瞅一眼米仓:餐具炊具都有吗?总不至于你给我做顿饭,我们还要现场买锅碗瓢盆?

 

米仓略尴尬,连声应:有有,都有。然后又抓抓脑袋说:调味料没,记得一定要买。

 

隔着个口罩都能感觉到内田笑得不行,顺手揉一下米仓头发道:蠢蠢的。

 

哎喂,你说谁蠢?

 

当然是你。

 

哼,再蠢也缠着你。米仓推着购物车转去调味料货架。

 

感觉我快被你的蠢感染了。哟~~~看起来还像会做饭的样子,调味料选得合适。

 

米仓嗤之以鼻:我可是正儿八经去上过烹饪课的。

 

切~~~等下若不好吃可别怪我笑话你。

 

米仓不理内田,全部拿好去结账,分装成两大袋。下车后抢过内田手中沉甸甸的购物袋就走,内田跟在后面说:喂,那个超级重的哎。

 

米仓回头:我体质比你好。

 

我是运动员。

 

这都几百年前的事了。两人进电梯。米仓左右手各提一袋,内田便自然按下所去楼层的键。米仓赞道:Yuki酱真是细致。

 

狡兔三窟的地址被我记住了,怎么办?

 

你记住有什么打紧的。米仓笑:我还怕你记不住呢。

 

嗯?

 

我现在不是跟那位先生住一起。你来这里玩我们更自由些。

 

内田摘下墨镜和口罩,笑了:这话说得啧啧,听起来总觉得哪里不对。

 

有什么不对嘛。

 

内田调笑:偷情的感觉十足。

 

米仓大笑,几乎要把袋子都扔到地上去:如果对象是你,本小姐可以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

 

哼,认真考虑,你以为我很稀罕你么。你肯我还未必肯。

 

说话间出得电梯,米仓在后面笑嘻嘻跟上:对啊,我知道Yuki酱稀罕我呢。

 

切~~~自我感觉真好。内田帮米仓把食材和调味罐一一取出摆放整齐: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嗯,你在一边等着吃就好了。

 

好饿,讨厌,忘了买零食。啊~~~内田望着米仓:忘记买主食了,你家应该没有米吧?

 

米仓也一副刚醒悟过来的样子,摇摇头:没有。

 

内田瞪牢米仓,本来要生气但越想越好笑,最后忍不住捧腹:罢了,你先弄菜色,我去便利店买,你想吃什么便当?

 

都可以的,你不介意的话就买牛肉饭那种。

 

内田回来的时候米仓食材摊满了一整个流理台,围着围裙如临大敌状。内田快笑死了:你这是干嘛?

 

米仓一手叉腰一手舀汤试味,动作倒是挺专业的:做饭啊。

 

内田凑近一看吓到:那么大一锅,我们俩吃?

 

米仓苦着脸,无辜道:本来放的水正好,结果调料加多了怕你觉得味道重,第二次加水于是就变成这样。又说:我做饭,这个量总是把握不好。

 

内田安慰:算了算了。先拿包刚买的果汁喝,指着旁边砧板上一堆乱七八糟的蔬菜问:这个呢?

 

做沙拉。

 

内田瞪大眼睛:小姐,你胡萝卜切块做色拉,不怕噎死?

 

米仓嘟着嘴:有段时间没做饭了,刀工生疏。

 

内田叹气,拿起菜刀运刀如飞,胡萝卜丝丝分明,刀刃剁在砧板上的声音清脆玲珑,切完回身慢悠悠对米仓道:这才叫刀工好吗?

 

米仓惊奇之余自尊心受到强烈伤害:哼~~~雕虫小技。跑去拿沙拉碗,超小声地嘀咕:怎么那么会做饭啊。内田偷笑。

 

最后两人吃牛肉饭便当加蔬菜色拉和鲷鱼锅。不知道是不是饿过头,鱼汤竟然感觉有芬芳温润的香气,内田赞赏:这还算像个样子。

 

米仓难免自夸:跟你说了我做的菜可以吃。

 

嗯,岂止是可以,我觉得还不错。

 

米仓大受鼓舞:你下次再来,我做不一样的。

 

内田含笑:下周就正式进组了,哪有时间。

 

唉,那只能等剧拍完再做饭了。米仓去沙发上舒舒服服趴着,内田推她:吃完就躺,起来洗碗啦。

 

比起做饭,我更讨厌洗碗。米仓懒得动。

 

猪啊你。

 

Yuki酱~~~让我歇一会嘛。

 

内田无语,自管自去收拾碗筷,边收拾边埋怨:天啊,你怎么能把厨房弄成这样,简直毁厨不倦。

 

米仓终究不好意思,过一会自觉过来帮忙:等下我送你回去。

 

没事,我可以的。

 

米仓把内田清理过的碗放进洗碗机:说了我送你。

 

嗯,内田右手把最后一只碗递给米仓,左手揉揉后颈,又晃晃脑袋。米仓注意到了:不舒服?

 

从去年开始就比以前更糟糕,拍DX的时候。

 

米仓不满地抿紧嘴唇:我都没看出来。

 

内田笑:当然,不能影响工作啊。

 

米仓洗干净手对内田说:去,到那边坐下。

 

干嘛?

 

帮你捏捏。

 

内田乖乖到沙发坐好,嘴上嘟囔:你到底会不会啊?

 

要知道我以前跳芭蕾,肌肉酸痛甚至拉伤都很正常,学习按摩是必要的。米仓轻轻按压内田肩颈处:觉得受不住就告诉我。

 

嗯。

 

你还是在做治疗吗?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是的,有定期去复诊。但今年比去年恶化得更厉害,这个月我都没办法用枕头睡觉。

 

米仓吓一大跳:那你怎么睡?

 

用毛巾啊什么的卷一卷,搁在脖子下面。很容易半夜惊醒。

 

米仓突然一阵酸楚,险些要掉下泪来,忙深吸口气,敛住心神道:还是得想办法啊,这样拖下去怎么好。

 

该想的都想了,各种偏方都尝试过。内田苦笑:命该如此。

 

什么命啊,我从来不信这些。米仓生气了:Yuki酱,你也是。不许相信这些。

 

内田叹息,那叹息声轻而幽远,缭绕于米仓耳畔:你跟我不一样。

 

米仓一激动,从背后拥住内田的腰,下巴搁在她左肩,半晌温柔道:没什么不一样啊,停顿下又说:我只想要你好好的。

 

内田好像笑了,伸手揉揉米仓头发:傻瓜。

 

夜色已经降临,客厅只亮了盏小小的落地灯。苍黄柔和的光线晕染在拥抱着的两人身上。虽静默无声,但全无之前的尴尬,只觉此刻心情平和安宁,似乎不惧苍老,不畏岁月,没有任何事需要忧心或追悔。

 

2013年夏季的某个夜晚,其实她们在精神上已经不小心跨过了只属于朋友的那道界线,虽然彼此对这点,仍然一无所知。

 

点赞(0) 打赏
weinxin
投诉建议
文章名+链接地址,发送到此微信:tourism52
历史上的今天
05月
17
睡前,故事,|吧唧吧唧,不挑食 故事笑话

睡前故事|吧唧吧唧,不挑食

每日一个精彩的睡前故事,绘本故事、神话故事、童话故事、中国传统故事等!给宝宝最好晚安......想听更多精彩的睡前故事,快关注父母课堂吧。导语:通过小熊的故事,向小朋友们讲述了均衡...
小蝌蚪找妈妈 故事笑话

小蝌蚪找妈妈

小蝌蚪找妈妈 暖和的春天来了,池塘里的冰融化了。青蛙妈妈睡了一个冬天,也醒来了。她从泥洞里爬出来,扑通一声跳进池塘里,在水草上生下了很多黑黑的圆圆的卵。春风吹着,太阳照着,池塘里的...
幽默故事,无声,有声 故事笑话

幽默故事:无声胜有声

最近惠子犯起了愁,因为邻居张大婶家的鸡,总是跑来自己的庭院,每天都把自己种的菜啄得面目全非。而张大婶看到惠子的菜被啄了,竟然毫无反应。  惠子心里很生气,但邻里之间的,经常需要互相...
民间故事,请神,容易,送神难 故事笑话

民间故事:请神容易送神难

章丘城里有一个财主,名叫高广进。他年过三旬,膝下还没有一儿半女,为此他没少请名医给妻子诊治,却没一点作用。  这天,高广进听说附近来了个神婆,人们向她求神问卦,十分灵验,高广进就把...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