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六十章 争吵

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六十章 争吵
2021年08月19日19:38:44 0 530

平行世界的爱情故事

第六十章 争吵

 

米仓连续一周没回家,内田也是。两人白天去片场,晚上做饭,除了偶尔出外景或者内田早收工,其他时候必定腻在一起。

 

彼此很有默契地不提及对方在狡兔三窟以外的生活,似乎男友都凭空消失了,或者根本从未存在过。有时候米仓接电话,会跑到阳台上嗯嗯啊啊地讲完,内田则权当没看见。

 

一周后的下午拍完戏,米仓照旧准备跟内田分头回那边。内田对米仓说:Yone,我们谈谈。

 

米仓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点点头:去我休息室。

 

进门一上锁米仓就抱着内田,也不说话,知道内田自会开口。内田等了几分钟,等得米仓都快失去耐心,终于长叹一声:Yone

 

嗯。

 

你应该大致猜到我要说什么吧。

 

嗯。

 

内田抬起头凝视米仓,笑了笑:其实我这一整个星期里,一直在等待。

 

米仓挑挑眉。

 

内田去沙发上坐下来,手掌支撑着脸颊,音色轻柔:Yone,我在等你厌倦。

 

米仓也坐到沙发上,不看内田,烦躁地揉揉头发:我知道。

 

那么,告诉我,你厌倦了没有?

 

还用我告诉你么,你明明什么都能感觉到。

 

Yone,这样逃避不是办法,你总要回家。我也一样。

 

那里也是我家啊。米仓执拗。

 

不,那里只是间空屋子,没有你所有衣服,没有你收藏的东西,没有你长久逗留的气味,Yone,那屋子可以随时出售而不会有任何问题。那不是家,只是承载我们欲望的某个地方而已。

 

对我来说在哪里不重要。

 

可你总不见得一辈子都和我住那里,当其他所有事都不存在。

 

米仓发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别说傻话,Yone,我们都已经四十岁,不是二十岁。我无法占据你一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你也一样。像我之前说的,我们有自己的轨迹,自己的世界。过去四十年留下的痕迹不可能全部擦掉重新来过。对,我喜欢你,但那又怎么样?我们双脚始终被绑在地上,日子总要过下去。

 

米仓无话可说:所以你的决定是?

 

我们可以保持关系,想对方就见面。

 

如果我想每天看到你怎么办?现在拍摄期间没问题,那以后呢?

 

内田笑:DX结束时你还能不厌倦,应该属于奇迹了。

 

米仓盯内田半天:你现在什么意思,觉得我麻烦,怕我缠着你吗?

 

内田注视米仓眼睛,一字一句口齿清晰:Yone,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相信你也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永远无法曝光,永远无法为世人所知。在所有公开场合里,我不能吻你,不能抱你,甚至不能牵着你的手。我们会成为彼此的影子,而影子将永远走不到太阳下。这就是最终的唯一的命运。你会受不了的,你太爱自由无法被约束,我们却必须受困于这个世界的条条框框下。另外内田飘忽地笑了笑:跟你上过床的人应该至少在十位数上,包括各种长期短期和ONS。你追求新鲜感和变化,也许我是你第一个女人而显得特别点,但说穿了,只不过因为性别的原因,稍稍延长了你的热情期而已。若你愿意,随时能找到比我技巧好得多的女生。

 

米仓有那么几秒钟整个人都傻了,大脑处于一种完全当机的状态,过好久才大怒道:内田有纪,你在说什么鬼话?!满心恐惧地抓住内田肩膀乱摇一通:Yuki,你是害怕我离开你吗?我不会的,Yuki,你看着我,我跟你说我不会离开你。

 

内田仍旧安静地望向米仓,连嘴角的弧度都没调整一毫:Yone,你冷静点,你明知道我刚才讲的那些都是真的。

 

米仓简直要疯了:Yuki,有很多事可以想办法,不至于这样。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因为你是女人所以我才不会厌倦你到底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内田疲惫地合上眼,低声说:Yone,你谈过多少次恋爱?

 

米仓皱眉:认认真真的话应该是8次,如果闹着玩很短的还有几次。

 

跟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也是很热烈很疯狂很快乐的吧?

 

内田有纪,你什么意思?!你到底要说什么?!

 

内田微笑,笑得越温柔,米仓越害怕:一个人恋爱的时候特别感性,会觉得喜欢的人什么都好,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等到不爱这个人了,理性马上就跳出来展示各种各样的缺点。世界上没有人是完美的,完美的人只存在于爱慕者瞬间的眼里。世界上的男女,其实来来去去都差不多。萧伯纳说,爱情就是盲目夸大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其实,此男跟彼男,此女跟彼女,大家都一样。

 

米仓快被内田绕晕:等等,你的意思是,人跟人差不多,所以,我也有可能爱上别人。换句话说,感性是不可靠的,而我们对彼此的感觉,纯粹是感性,都没有建立在理性基础上,所以你觉得不安全?

 

嗯,大致就这个意思,所以Yone,我不如你想的那么好

 

内田话未说完,米仓噌地站起身发火:内田有纪,没听说过谈恋爱要用理性来谈的!我喜欢你只因为你是你,跟你男或女没关系!你是女人这个特质是你的一部分,我才一起喜欢了,你明不明白?!扶着额头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理性长了翅膀飞掉,只剩下感性,口不择言道:难道你上床也是用理性?那这个星期跟我除了工作吃饭睡觉全都在床上的人是谁?!

 

内田冷冷:上床是另一回事。还有,不用觉得我有什么特别,你反正也经常ONS,应该对这点不那么执着吧。

 

米仓愣住,随即怒火中烧:内田有纪,你何苦这么说,明知道我对你不一样!声音都在发抖,过了一会双手挡着脸低声道:你害怕我离开你,所以你迫不及待地要先离开我。你怕太过依赖我,这种依赖会伤害你,所以拼命地先来伤害我。你从来没相信过我会带给你什么,你说你在乎过程不在乎结果,因为你想当然地认为结果一定会失败,所以只能在结果来临之前自己先掐断一切可能性。米仓放开手,泪流满面:Yuki,你就用这样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吗?

 

内田淡淡而笑:Yone你变聪明了嘛。记得我以前告诉过你吗,你看到的全都不是真实的内田有纪,现在你看到了。很糟糕是不是?从小我学习的第一件事就是失去,长大后依然在不停地失去,我都已经麻木了。一年前我也曾告诉过你,我喜欢你,但我真的不能和你在一起。掐断可能性,总比万劫不复好。你是浪子,而今时今日的我已经无法承受一个浪漫不羁天性的人所能带来的伤害。其实我没要停止与你见面,如果你只是想要我的身体,没问题,我们可以只保持这样一种纯粹的关系,而其他的爱、信任、伴侣之类的,很抱歉,我自己都缺失这些东西,没有的如何能给你。

 

米仓也笑了下,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Yuki如果你要伤害我,你已经做到了。

 

Yone,如果我没记错,你第三季结束后会和那位先生结婚吧。

 

这是协议婚姻,你一早知道。

 

协议婚姻内田冷笑:你也要和他上床。

 

米仓愣了愣:我我可以跟他协议分床睡。

 

这是你的事,和我无关。

 

喂,内田有纪,你不也有那位柏原崇吗?!米仓大声。

 

我已经很久没跟他上床了。内田不看米仓,望着自己指尖平淡地说。

 

啊?米仓呆呆反问。

 

你啊什么。

 

所以是因为我吗?

 

他近年忙,经常去国外工作,感情渐渐淡了也正常。内田瞄一眼米仓:你那副开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因为你,你别想太多。再说我跟他仍然算情侣关系,怎样也轮不到你头上。

 

米仓咧着嘴,可笑的是脸上还挂着泪呢,喜孜孜道:本来伤心得要命,现在好一点了。

 

这跟我们谈的是两码事吧?

 

米仓皱眉:你到底要怎样?

 

内田睫毛轻轻颤动,沉默会道: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和你在一起我几乎没办法思考。Yone,我要好好想清楚。

 

你目前的想法是只跟我保持身体关系?

 

没错,内田手抵在脸颊这儿,手背延伸到指节的那块纤细而骨感,米仓很难不联想到其他地方去,连忙收敛如野马脱缰的思绪说:Yuki,你撒谎。

 

内田抬头淡淡扫她一眼。

 

我不傻,能感受到一个人对我真心还是假意。你的感情有多强烈,我不至于不了解。

 

内田用一种极其无所谓的态度看着米仓:你那么在乎我爱不爱你是为什么?Yone,你是肉食女,应该只追求感官刺激才对,爱情这种东西太奢侈,更别提我们本身所处的圈子和你所在的位置。内田唇角缓缓扯起自嘲的微笑:激情和快感就够了,其他的要了有什么用呢?

 

噢~~~米仓凉子快被内田有纪气死了,这女人无可救药唉,怎么说都说不通。她有股冲动要把眼前没表情的内田撕成碎片。不过那当然不行,只好在房间里团团乱转,边转边抓头发。不知道转了多少圈后终于坐到内田身边,手撑着额头,声音有点哑,带着波澜不起的漠然:Yuki,如果这是你认为的,也是你想要的,那就这样吧。

 

内田沉默,米仓吸口气继续道:我承认我从来都不纯情,身体的吸引力对我来说太重要。但我爱你的全部,全部的身和全部的心,又不单单只是身体。不过,算了,米仓深深叹息:你可以不相信我爱你,就像你不相信我们可以在一起,没关系,我们慢慢来。反正都过去6年时间了,我愿意再等等,让你想清楚。我何尝不明白这种关系要延续太难,很多人无法坚持而中途放弃。可你知道的,我离不开你。

 

内田反反复复还是那句话:我们可以上床,我没说不见你啊。

 

米仓扶额,忍不住想笑:实在搞不懂你的逻辑,你掩藏起所有真心,只答应跟我做床伴。以ONS的名义去爱我,这样很有趣么?

 

内田语气含刺:我可从没说过我爱你,也没说过我要为你怎样。

 

喂,你没失忆的话,就应该记得你说过!!!

 

床上说的如何当真?内田平静。

 

米仓面色煞白,半晌冷笑:很好,原来你床上说的都不是真话。狠狠咬牙:内田有纪,如果你想刺激我,激怒我,我明确告诉你,目的达到了。

 

内田眼睛黑如深潭,静谧无波:别太高看自己,我没想要刺激和激怒你,只是分析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事实而已。还有,我喜欢你也只是因为对你有好奇心,另外跟你上床感觉比较好而已,跟爱情没有丝毫关系。请你记得这一点。

 

米仓到底沉不住气,暴跳如雷道:够了别再说了!!!我想一个人呆着!!!

 

内田起身对米仓点点头:失礼了。

 

门扇打开又被关上。米仓脱力地倒进沙发,泪意弥漫。天知道,这可是不怕失恋的米仓凉子啊,想要什么就努力去争取,在爱情上亦有不输于男儿的潇洒和帅气的人,如何会变成这样?

 

米仓把脸深深埋进手里,泪,落在心底。

 

点赞(0) 打赏
weinxin
投诉建议
文章名+链接地址,发送到此微信:tourism52
历史上的今天
05月
22
寓言故事:歪脖子的狐狸 故事笑话

寓言故事:歪脖子的狐狸

寓言故事:歪脖子的狐狸 狐狸因为偷吃了樵夫的干粮被樵夫砍了一刀。他虽然有幸逃出了生命,却从此留下了残疾--脖子歪了,一只眼在上,一只眼在下。 伤愈之后,狐狸从洞里爬出来,走了一走,...
民间故事,祖传秘方 故事笑话

民间故事:祖传秘方

明洪武年间,扬州府有个叫白庆喜的商人,经营祖上传下的 “十全药膳粥庄”。白家的“十全药膳粥”根据祖传秘方熬制,清凉滋补,口味独特,名闻大江南北。可是,自打白庆喜的父亲病死外地,白庆...
半劫小仙,第五,十六,章 ,醒来 故事笑话

《半劫小仙》第五十六章 醒来

《半劫小仙》第五十六章 醒来  齐欢被打晕后就陷入了昏迷状态中,但偏偏她的昏迷还与旁人不同,她是有知觉可以思考的,但她的五感却好像被封闭了一样,导致她只能够内视,却无法睁眼,也听不...
职场故事大全,职场故事:谁该留下来 故事笑话

职场故事:谁该留下来

这天,北海日报社来了两个求职的 ​ 实习生,一个叫石诚,一个叫许亮。两个小伙子都是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的,经过一番测试、答辩,两人水平也旗鼓相当。但报社今年的就业指标就一个,谁会被留...
照B超(幽默故事),照B超,幽默故事 故事笑话

照B超(幽默故事)

照B超(幽默故事) 某三甲医院B超室门口,孕妇甲、孕妇乙、孕妇丙诸孕妇均挺着大肚子,焦急地等着排队检查。 孕妇甲说:我这要还是女孩的话,是我打的第四胎了。其丈夫某行政单位的科长说:...
职场小故事工作大道理50则,职场小故事 故事笑话

职场小故事工作大道理50则

职场小故事 工作大道理 职场小故事 工作大道理(1): 机会 A在合资公司做白领,觉得自己满腔抱负没有得到上级的赏识,经常想:如果有一天能见到老总,有机会展示一下自己的才干就好了!...
一个适合晚上哄女朋友睡觉的故事 故事笑话

一个适合晚上哄女朋友睡觉的故事

一个适合晚上哄女朋友睡觉的故事 公主就很无聊。 于是跟侍卫长说:哎,你去把山里的恶龙杀了,我嫁给你。 侍卫长一翻白眼,寻思,我都三十多岁了,哪有功夫哄你这小女孩。就说:恶龙啊,太麻...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