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晚霞里的阿端

民间故事:晚霞里的阿端
wangfeimin
wangfeimin
263
阅读
0
评论
2021年10月25日23:48:23 0 263

民间故事:晚霞里的阿端

五月初五端阳节,南方各省有龙舟竞渡的习俗,据说是为了纪念楚国的忠臣、大诗人屈原而举行的。屈原忧心国事,在汩罗江投江自尽,龙舟竞渡,表示老百姓飞速地抢着去救他的意思。

龙舟都采用形体狭长的多桨快艇,左右舷各坐着三十到五十名剽悍的青年操桨。船头上装有竖角张须的龙头,船梢是龙尾,头尾都有丈把高。船身全部用金漆绘出龙的鳞甲,船舱雕栋画槛,锣鼓乐器在里面演奏助威。最惊险的,是龙尾上悬着一个秋千模样的木板,直垂水面,一个十来岁的童子,在这三尺见方的木板上翻跟斗、坚蜻蜓,跌滚颠倒,表演各种技巧。面积小,孩子又年幼,在龙舟飞速行进中作表演,稍不小心摔入江心就难救,常使观众惊心动魄,因而也能博得最多的喝采声。

船尾木板上的表演者,实际上是龙舟的主角,最能吸引观众。所以,龙舟主持者往往花大钱去选觅灵巧、大胆的孩子,预先教习多时,到时候才能从容上场。江北一带,都选矫健活泼的男孩表演,江南则喜欢让能歌善舞的女孩儿登场。这些孩子,能给父母挣大钱,但有约在先,万一落水丧生,父母不能有异言。

镇江地方有个男孩姓蒋名叫阿端,是这一行当里的尖儿脑儿。阿端从七岁起就参加龙尾木板上的表演,获得观众的赞赏。此后,各条龙船都争着聘他,每年竞渡必有他出场。他也千方百计要保持荣誉,苦练各种灵巧技艺,年年有新奇表演,在众目睽睽之下大显身手。

阿端十六岁那年的五月初五日,长江水面上风急浪高。

赛龙舟的人们是不管什么气候条件的,时辰一到照常举行。阿端那条船一开始就遥遥领先,两岸的观众如痴如醉地呐喊助威,阿端也兴奋地在木板上表演“童子拜观音”、“鲤鱼跳龙门”等等绝技。不幸,到了金山脚下,阿端正腾身凌空要表演“哪吒闹海”的姿势,一个小山般的浪头打过来,把阿端卷入江心,可怜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来就沉入江底。

龙船上的桨手正在鼓桨破浪、奋勇前进,及至听到岸上人的叫唤,停下来寻找又浮上江面的阿端时,阿端早已腹胀如鼓、气绝身死,象一段朽木那样随着波浪浮沉了。

可是,阿端落水以后,并没有察觉自己已经淹死,只见有两个身穿鱼鳞甲的人扶着他的两臂踏水前进。跨前一步,来到处干燥洁净的平地上,回头看看,滔滔的波涛都象被刀切断了那样不再流向这里,晃动着的水浪,犹如一座高陡的山壁矗立在身后。那二人引阿端走进一座宫殿,只见正中坐着一个长须王者,浑身盔甲,气象威猛;两旁站立着许多人,有的戴一顶用虾须做成的帽子,有的穿一件龟甲般的衣服。引阿端进殿的二人对阿端说:“这位是我们的大王龙窝君殿下,快快上前行礼。”阿端忙上前跪倒。那龙窝君和蔼地说:“蒋阿端,你的技艺不坏,既来这里,要好好练习,不要懈怠。”

他又吩咐旁边的侍从,叫送阿端到后园去,编入“柳条部”。

阿端被送到后园一个很大的屋子里,许多十三四岁的童子都来迎接他。接着,旁边小门里走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有人介绍阿端上前见礼,说这是柳条部的教练解妈妈。

解妈妈为人也很和善,她笑嘻嘻地对阿端说:“阿端,我看见过你在龙船上的表演,很有一手。这儿是龙窝君的一个技巧班子,你好好磨练,一定能出人头地。”从此,阿端就和这二十多个小青年生活在一起,听从解妈妈的教导,练习各种技艺。解妈妈把各种惊险美妙的技巧动作连贯起来,教他们排练了一出以勇武敏捷见胜的“钱塘飞霆舞”;一出以轻柔灵活见长的“洞庭和风乐”。从早到晚,不是锣鼓喧天,就是丝竹悠扬。阿端根基好,又聪敏伶俐,往往一学就会,一会就精,解妈妈十分喜欢他,让他担任这两出乐舞中的主要角色。阿端还常听见解妈妈在别人面前夸奖自己,说:“咱们柳条部有了阿端这孩子,就能抵得上燕子部的晚霞了。”

过了一阵,龙窝君下令要检阅各个乐部的技艺。柳条部由解妈妈带领,全体排成整齐的队伍,来到大殿前肃立。阿端在队伍中偷眼一看,一共有五六个队伍,都站在殿下等候命令。

殿上一声金锣,站在最东面的“夜叉部”跳跃着上殿表演。只见三四十个商大改子,一个个鬼面鱼服、狰狞可怕,开路的是四面大铜锣,每面有四尺来高,后面是八只大鼓,都有四人合抱那么大,其余的人都手执丈二钢叉,蜂拥而上。锣声镗镗、鼓点咚咚,又加上那几十个大汉的呐喊、嚎叫,掌声劈拍、脚步踢踏,恰如那惊雷震地、骇浪拍天,地动山摇的景象。随着他们的跳跃奔驰,殿上似乎掀起了汹涌巨涛、飒飒狂飙,使得殿上几百盏明灯都黯然无光。约摸有一顿饭的时间,突然锣止鼓息,夜叉们都偃伏在地,蜷缩成三四十个圆球,一动都不动。龙窝君一摆手,“夜叉部”整顿队伍,退入殿下的西廊。

金锣又是“镗”的一声,这回上殿的是“乳莺部”。乳莺部的成员都是十七八岁的美丽姑娘,云鬟高髻,华服炫丽,各人手里分别拿着金铃、檀板、笙、箫、琵琶。上殿后,轻乐细作,曼歌渐起,仿佛是阳春二月,好鸟和鸣。当那美妙的歌声由高转低,逐渐、逐渐减轻到最微处,这一线音浪,象是根无形的游丝在殿上飘荡,空气也似乎凝结起来了。突然,弦竹并起而又戛然而止,听歌的人如梦初醒,龙窝君也不禁鼓掌叫好。

锣声再起时,“燕子部”登场了。那都是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一色的束发垂髫。她们穿的是广袖长裙,腰肢苗条、舞步轻盈。登殿以后,便成行成列地振袖倾鬟,翩跹起舞。她们左旋右转、时起时伏地舞动了一会,忽然从大到小,排列成五层圆圈。每个人都仰头弯腰、发髻碰到鞋跟时,形成了一朵艳丽的莲花。花瓣中心,有一位女郎合十闭目跌坐在那儿。随着旁边传来的一阵轻而急促的小鼓声,那女郎陡然翻了个凌空跟斗,站停后,便独自在莲瓣中间盈盈起舞。这个舞叫做“天女散花之舞”,演“天女”的那一位,舞袖飏到哪里,就散出无数朵五彩鲜花,一顿足,地上陡然涌出花朵,一弯腰,花朵也随着搭成一座天上彩虹似的半圆形小桥。那天女的舞姿妖娆多变,那美丽的花朵也就在殿上错落缤纷,令人目迷神摇。龙窝君看得高兴,带头叫唤起来:“好!晚霞真好!”

阿端在队伍里听到,才知道那演天女的就是解妈妈口中常常提到的晚霞,不觉敛神注视。恰好晚霞一个转身面向殿外,啊端仔细一看,啊!好面熟啊!似乎在哪里见过她,只是记不起来。

接下去该表演的是“柳条部”。解妈妈带领大家鱼贯上殿,阿端走在头里。他们的特点是在舞蹈中揉合着武技,刚柔并济,时而英姿飒爽,时而婉娈可爱。演出“钱塘飞霆舞”的时候,仿佛战云弥漫,烽火连天,各人手中所持的刀枪剑载,闪闪发亮,舞动成几十个弧形的光圈;到改换为“洞庭和风乐”的时候,每个人两手各执一把孔雀毛大扇子在空中上下翻飞,殿上又出现了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静该气氛,叫人感到心旷神怡,宠辱皆忘。那阿端在两个舞乐中都是主角,别人穿的是月白绣银舞服,唯独他的舞服是大红绣金的,特别引人注目。演出中,阿端又抖擞精神,施出了平生的能耐。不但腾挪跳跃都俯仰中节,而且喜怒哀乐也委曲传神,看得观众们都移神忘情,龙窝君更是手舞足蹈,连连叫好。表演刚结束,龙窝君大声说:“阿端好样的,快取奖赏来!”

左右取来一套五色文绣鲸皮衣裤,一顶明瑚印金束发,奖给阿端,那金束发的正中嵌着一颗桂圆大的夜光珍珠,熠熠耀目。

阿端叩谢以后,仍随着解妈妈与众人一起下殿退入西廊,排在燕子部的旁边。

这时,上殿表演的是最后一个部:“蛱蝶部”,那是一对对十岁左右的童男童女,一般高低,一样服色,正在穿花拂柳,双双起舞。阿端这时候却无心观看,而在苦苦地追忆:那面熟的晚霞究竟是谁?情不自禁地侧过头去再看她一看,晚霞的一对莹莹的眼睛恰好也正注视着阿端。从眼神里透露,似乎她也感到阿端是个熟人。忽然,阿端从晚霞用左手一掠头发的姿势中回想起来了,她,就是三年前的龙舟竞渡中,从苏州赶来镇江参加比赛的一条龙舟上的姑娘。那一年,阿端和晚霞的两条船并列第一,他两个都才十二三岁,大家坐在龙尾巴下的木板上,拍着手哈哈大笑,曾经互相以羡慕的目光看过几眼。

阿端想不到会在这儿看到晚霞,想和她攀谈几句,但见站在廊下的各部队伍都肃立无哗,他只得暗暗叹气。

不久,蛱蝶部的表演结束了。龙窝君高声吩咐,要大伙继续排练,半月以后要送去吴江王府为王爷祝寿。接着,各部按次序退出去,柳条部紧跟在燕子部后面。阿端仍在柳条部的最前列,那晚霞却故意放慢脚步,拖在燕子部的最后。

她回头看了阿端一眼,袍袖一甩,把一个手帕包甩在地上。

阿端着得分明,急忙假装提鞋,蹲下身去拎起手帕包揣入忆里。到了后园,东西分路,各回自己的宿处。

阿端到没有人的地方,打开晚霞所给的手帕包,里面是五枚金钱用红丝线扎成的一朵梅花。阿端记得,这正是那年他俩的龙船在竞赛中并列第一时得到的奖品,各人都有一只。这证明,晚霞也已经记起他来了。

当晚,阿端思潮翻腾。见到晚霞,勾起了他对以前景况的回忆。他家里只有一个年老的母亲,靠他在水上卖命维持生计。如今,扔下她老人家一个,到晚上能跟谁去说说话呢?缺衣少食,有谁去分她的忧?一定是朝思暮想,把眼泪都哭干了吧?再想想自己,十六岁就堕江殒命,生命是多么短促啊!数着回忆五六岁时的邻居游伴,他们有的务农,有的经商,尽管境遇不一定好,但各人都有他们的锦绣前程。唯独自己,已经结束了生的欢乐,只能永远做龙宫里的奴隶!又不知道,那美丽、玲珑的晚霞姑娘,是什么时候、怎样丧生的?她家里也有个苦命的妈妈吗?她现在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呢?——阿端思考得太多了,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早上,浑身发烧,头昏目眩,病倒了。

接连几天,阿端饮食不进,神疲力乏,日夜在榻上呻吟。解妈妈怕耽误了给吴江王上寿的任务,十分着急,一天几次来探望。

那天傍晚,蛱蝶部的一个小男孩悄没声地来到阿端的榻前,他神秘地聗着眼对阿端说:“阿端哥哥,有个人要我来望你!”“谁?”

“晚霞姊姊,她让我问你好。”“晚霞?她知道我病了?”

“她说,要你快快好了,她要跟你说话。”阿端霍地坐了起来,抓住那孩子的手说:“好兄弟,你告诉她,我已经好了!我可以上哪儿找她?”

“咱们蛱蝶部后面有个莲花塘,明晚月亮上来了,她在那儿等你。”

阿端原是心情郁结成病,那孩子传过信之后,一夜安心酣眠,病好了一大半,第二天,巴望到月儿挂在柳梢,他梢悄起身,摸到蛱蝶部后面,打开围墙小门,里面果然是一个几十亩方圆的莲塘。月光下,看到那一朵朵有笠帽大的莲花,都长在一片茸茸的芳草地上,莲叶亭亭,象一把把张开的大伞。阿端选一张迎门的叶子底下坐了一会儿,门儿一开,晚霞头上身上披满了月光正急急地走来。阿端迎上去,两个人重新找一处背阴的地方坐下,悄悄地说话。阿端这才知道,晚霞是在一年以前,为了反抗当地富豪对她的侮辱,从一只游船上跳江自杀的,尸体被龙窝君手下的虾兵蟹将得到,抬回龙宫用“龙角胶”救活的。当晚霞饱含着满眶热泪,诉说她母亲早在十年前病故,她父亲在她自杀后到官府控告富豪在牢里被活活害死时,两个苦孩子忍不住哭出声来,抱着头哽咽不止。

月亮升到了头顶上,时光不早,他们拭干眼泪,准备分手。晚霞说:“咱们今后要常在一块儿,互相安慰照顾,你们那解妈妈是个没有儿女的好人,以后,咱们的事儿可以求她帮忙。”阿端答应了,两人一起离开莲塘,各回本部。

过了几天,阿端完全恢复了健康。吴江王的寿诞将近,龙窝君亲自带着五个乐部,乘坐鲤鱼大车,由一头分水犀开路,来到了吴江王府。

王爷寿辰那一天,可忙坏了他手下的乌龟王八之类。龙窝君所教练出来的乐部,少不得一一上殿献艺。人多眼杂,阿端和晚霞也找不到说话的机会。祝寿的活动整整闹了三天,龙窝君倍受王爷的嘉奖。宾客星散之后,那五个乐部才分别坐上五辆大车回去。上下车时,阿端都没有找到晚霞那眉宇之间含有深意的笑靥,正在纳闷,蛱蝶部那个孩子找他来了:“知道么?晚霞姊姊没有回来!”“怎么?为什么?”

“吴江王那条老龙看上了她,把她留下了!”

这个噩耗对阿端象是突然遭到了五雷轰顶,他怔怔地愣了大半天,屋里屋外直打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他想去王府找晚霞,但他根本就进不了王府的大门。

最后,他决定去找解妈妈,谎说晚霞跟他是表兄妹,要求解妈妈打听打听她的消息。解妈妈从阿端脸上不断挂下来的泪水,立刻看懂了这两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她答应托人到吴江王府去探听晚霞的下落。

一天、两天,没有一点音讯。第三天,解妈妈来到阿端屋里,抚着他的肩背说:“孩子,你别气苦,晚霞姑娘所说吴江王要逼她做姬妾,当天晚上就跳到水里自杀了。”

阿端听了,哭倒在地,怎么劝都制止不住。解妈妈叹着气说:“孩子,你以为逞霸施虐的事,只是人间才有吗?龙宫天府,还不照样是一片黑暗!快别伤心了,更不用想跟晚需走一条道。她来到这儿的是活人的躯体,还能够再一次自杀你只是一个精魂,要自杀都办不到。为了不让龙窝君折磨你,你还是忍下了吧!”

解妈妈走后,阿端哭了又哭,难以自遣。他不相信阿霞能死,他自己连死的自由都没有。晚霞不在了,他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他顿了顿脚,把晚霞给他的梅花金线留在身边,又把龙窝君所赐金束发上的夜明珠带着,离开居子闯出大门,向着第一天被人扶着来这儿的路上走去。路的两边,依然是象用刀切得光滑平整的江水,如两座大山把路主在中间,望过去,那波涛在汹涌晃动,阿端跃起身来要跳进去,却象碰在柔软而坚韧的棉毯上反弹了回来。阿端一面奔跑一面试了好几次,都是这样毫无结果。

他疯了似的不顾一切径向前奔,前面的路愈来愈窄,愈来越黑,一会儿就伸手难辨五指。阿端行动不得,只好站停下来,定了定神,忽然想起怀里的夜明珠。拿出来试试,嘿,宝珠在手,好象擎着一把极大极亮的火炬,把周围照得清清楚楚。前面,已经到了路的尽头,一座崎岖险陡的山崖挡住了去路,山崖上长着一棵又粗又大、抬头望不见顶的大树,不知道通向哪里。阿端想,逃出了龙窝君府,反正回不去了。管它这大树上头是刀山还是火海,爬上去再说。

主意已定,阿端藏好明珠,在一片黑陪之中,靠着他矫健的身手,象猿猴一样拼死向树顶爬去,刚刚觉得登上树梢,突然一个浪头把他打了开去。浮沉了半天,他睁眼一看,江面上隐隐看得见金山寺的塔尖。莫非是回到了人间?他心儿怦怦乱跳,泅水来到江边上岸,坐在沙滩上仔细辨认,一点不错,这儿正是他落水的地方,离家并不远。他再不肯逗留,浑身湿淋淋的就朝着家里的方向猛奔。

跳过篱笆,奔向茅屋的窗口,他听见里面有两个女子的说话声,一个是妈妈,另一个,怎么象是晚霞?不可能吧?决不可能!他颤抖着手推开竹门,啊!真是晚霞!是晚霞活生生地站在妈妈身边。

阿端的妈妈一把抓住阿端的手,笑了又哭,哭了又笑,要拔下头上的簪子刺手试试是梦是真。晚霞在一旁流着欢喜的泪劝老人家安定下来,才与阿端互相诉说别后的情形。原来,晚霞在吴江王府跳入江水之后,不是往下沉,而是向上浮,浮到江面上,有一只客船把她打捞上船。晚霞想,自己已经复生,阿端却只能永远在海底沉沦;苏州并没有什么可以投奔的亲人,阿端的母亲却在镇江无人侍奉。她打算终生奉养阿端的母亲。于是,她只说是镇江蒋阿端的妻子,请求客船上的人送她回镇江。晚霞到了蒋家,阿端的妈妈以为她认错了人家。再三解说,老人家始终不敢相信。正在这时候,阿端又突然出现,三个人都在叫人昏眩的喜悦中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实。

此后的结局可以不必交代了,母亲有了阿端,阿端有了晚霞,他们手上还有那一颗夜明宝珠,生活的幸福也就可想而知了。


点赞(0) 打赏
weinxin
投诉建议
文章名+链接地址,发送到此微信:tourism52
胎教第35天第5周,,饥饿的狐狸, 故事笑话

胎教第35天第5周:《饥饿的狐狸》

胎教第35天第5周:《饥饿的狐狸》 有一次,因为一连下了几天大雪,大雪把山路都封起来了,狐狸一直不能从山上下到村里来找东西吃。狐狸饿的两眼直泛星星,实在是受不了了,便趁天晴雪融化后...
民间故事,一箱,刺绣 故事笑话

民间故事:一箱刺绣

民间故事:一箱刺绣以下故事,出自清代许奉恩志怪笔记小说《里乘》,翻译时稍有改动。沈良和韩阳是一对好友,沈良娶妻生子,但家中很贫穷;韩阳没有娶妻,但家中很有钱。(原故事中,人物没有名...
经典传递,民间故事 故事笑话

经典传递-民间故事

俗话说:没有老婆想老婆,有了老婆怕老婆。甚至有人打趣说,怕老婆,和尊老爱幼一样,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这不,我们的民间故事里,也有不少怕老婆故事,充满了诙谐幽默和生活情趣,让人忍...
幽默故事,高手,出马 故事笑话

幽默故事:高手出马

小李在学校里经常被小张欺负,小李的父亲老李知道后,气得上门去和小张的父亲理论。  老李是会武术的,一向用拳头说话。可老张并不是省油的灯,他练过拳击和散打,软硬不吃,蛮横护着犊子。两...
幽默故事,让你,锻炼 故事笑话

幽默故事:让你不锻炼

升职后,邹勇每天都要伏案工作,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偏偏他还不爱运动。老婆丽萍很担忧,苦口婆心劝邹勇锻炼身体,可他根本不当回事儿,实在逼急了就做做样子敷衍一番,为这事丽萍没少和他生气。...
卑微爱情故事 故事笑话

卑微爱情故事

卑微爱情故事 害!谈爱嘛, 谁还没当过舔 长这么大谁还没个遇人不淑的时候? 若不是因为真心喜欢,谁愿意姿态放得这么低? 朋友小黑,堪称卑微典范。 他高中与女友在一起,高考后他选择了...
幽默故事,用的,什么 故事笑话

幽默故事:用的什么招

王雅是个暴脾气,老公也是个暴脾气,两人经常以暴制暴。时间一长,王雅烦透了。  有个热心的同事李姐,和王雅一个办公室。李姐听王雅提起家里的烦心事,就给她出主意:“你要想办法让老公多读...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