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王烁。

这一讲,我要讲的是,事实是一种社会构造,被公认的才是事实。

这事可以往坏里说:事实不是坚不可摧的。这事也可以往好里说:虽然没有共识就不存在事实,但反过来说,为了挽救事实,一个社会必须先有共识。

 

 

 

事实有许多层次:我们熟知的事实、科学事实、社会化的事实、哲学考察中的事实。

熟知的事实

我们熟知的事实,称之为常识。

早上起床,打开窗户,迎接阳光,走上大街,坐上地铁,来到办公室,与同事打招呼,打开电脑,开始工作。我们的所有动作,我们的所有感知,都与环境如此契合,这个世界仿佛是为了我们而存在。我呼吸,就有空气被我吸入;我伸出手,就有事物被我触摸;我睁开眼睛,就有五色就被我看见。这是最贴近人们的事实,最真切的事实,对许多人来说,也是终其一生都在其中的事实。

 

 

 

对大多数人来说,有常识就够了,常识大多对应于我们的五官观察和直觉反应,因此往往被默认为本该如此,永远如此。它同时也是粗糙的、不精确的。它不是显微镜,比较像铜镜,有时是哈哈镜。

科学事实

科学家们则不然。跟普通人不同,在理论的指引下,在恰当工具的帮助下,科学家看到另一层事实:

刚才讲的同样一系列过程,被还原为一堆原子到分子到生物体的聚合,在力学原理、热力学原理、量子力学原理描述的框架中,作相应运动,与环境发生能量交换。

 

 

 

科学事实常常是常识的延伸和深化,它不一定反对常识,只是看得更深一层,比如眼睛看到的是色彩,仪器看到的则是光谱,不一样是不一样,却也不太冲突;也有不少时候,科学事实很反常识,比如量子力学里那只薛定谔的猫,在未被观测之前,它既是死的又是活的,只在被观测的那一刻塌缩到死或者活的一种状态。在现实的宏观尺度中,这是不可想象的。

 

 

 

随着一代代人过去,最早属于反常识的科学事实也可能会飞入寻常百姓家,成为新一代人的常识。今天人人都知道地球是圆的,尽管我们的眼睛无论往哪个方向看它都显得很平坦。两个铁球同时落地,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传说。至于哪些科学事实变为常识,依科学进步、教育普及而定。

常识在哪里结束,科学事实从哪里开始,边界永远不会刻划得清清楚楚,也不会一成不变。

社会化事实

社会化事实则存在于社会交往关系之中,它表面上有其客观性,其实非常稀薄。

假设我与你之间有一系列可观察、可定量的交往行为,但我与你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并不取决于这些交往行为本身,而只取决于我和你各自对这些行为的看法。这些看法来自于并储存在你我的大脑黑箱里,难以观察,难以定量。

 

 

 

同样一组行为,在一方是出自善意,在另一方则是引发猜忌,这样的事情发生得还少吗?今天的中美经贸关系,表现为每年5000亿美元总额的贸易行为。贸易行为之所以发生,本来意味着你情我愿,又不是强买强卖,但中国人美国人,对同一个贸易关系的看法,确实就发生了戏剧化的不同,而看法不同导致了激烈的政策冲突。

可观察可定量的行为不重要,难以观察难以定量的看法才重要。这是社会化事实的本质。

哲学层面的事实

如果从社会化事实再进一步,放到哲学家的视线里,那么无论是常识、科学事实,还是社会化事实,没有哪一层事实经得起怀疑论的考验。

我怎么能确定所感知到的这一切是真实存在的呢?感知一层层穿透下去,有没有一个真实实体在最底下为感知到的一切作最后支撑?还是说不存在任何实体,感知就是一切?

 

 

 

古人曾以为大地是由巨龟托着的,那巨龟下面由什么托着呢?还是巨龟。再下面呢?还是巨龟。你可别再问了,再问就是一层层巨龟托着直到永远。

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好比洋葱,层层剥到底,并没有什么最后的坚硬内核,全是洋葱皮。庄周梦蝶,蝶梦庄周,梦境层层穿透,哪一层才是真的?电影《盗梦空间》(Inception)中,有陀螺提醒人们哪一层到了底。现实中不存在陀螺这种神器。

每个时代,人们能接受的事实都有很多层,每一层都像是块披萨,堆积着常识、科学事实、社会化事实、哲学反思的混合体。这还不是全貌,披萨一层层堆积起来变成千层饼,对每一层事实混合体的看法,构成上一层事实混合体的基础,层层叠加交错,构成一个关于事实的矩阵。

面对如此层层叠叠纵横交错的千层饼,你还想到哪里去找客观?

 

 

 

人们之所以总想着要客观这东西,是因为常识中似乎存在着客观。人们普遍相信,一件事情发生了,只有一个真实的版本,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但今天讲的事实千层饼模型已经击碎了朴素的常识。

而且就算在常识世界里,一件事从发生到结束的过程,存在着惟一的所谓客观版本,人们仍然可以就事实上发生了什么发起千头万绪的挑战。争论总是发生在人之间的,事实也许只有一个,对事实的理解可以有无数个,它们构成了社会化事实。社会化事实对常识事实,那是想什么时候干预就什么时候干预,想怎么干预就怎么干预。客观不绝对。

共识

如果说,这世界上还存在着许多公认的事实,不是因为事实客观得让人无话可说,而是因为人们还有共识。

所谓共识,就是不要你说常识,我讲科学,你讲社会,我讲哲学。大家彼此有个默契,能就事论事的时候就不要在事实的千层饼上下前后左右来回打转。要是坚持来回打转的话,你总是可以继续下去的,但事情就没有出路。如果还想找到出路,大家就得有个起码的共识。

 

 

 

之所以还可能有共识,是因为持有不同版本事实的各方知道,不能指望靠事实使争论停下来,因为各有各的事实。争论最终停止于妥协,而妥协出自分寸。同处一个社会、一个竞技场、一个篮子,你我都需要知止,不然迟早大家的鸡蛋都碎掉。

儒家经典《大学》里说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知止才有接下来的一切。杠精永不会被另一个杠精消灭,他只会被自己消灭。

如果不知止,放弃分寸,不作妥协,那就不会有共识,那样的话,事实也会消失。

许多人相信资讯通畅透明,则事实水落石出,不尽然。资讯通畅透明是好事,对事情有帮助,大多数社会的资讯有待进一步通畅有待更透明。但我们可以想象,即使在资讯透明的社会里,事实照样可以宛若不存在。对这一层事实的看法,构成下一层事实本身。就像夫妻为了什么吵架的起因渐渐地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夫妻在吵架这件事本身一样。他们如此这般看问题这件事,本身成为更坚硬的事实。人是社会化动物,制造社会化事实。

 

 

 

社会共同体要挽救事实,惟一的救赎在共识,而共识的前提在于相信:相信你我并非不共戴天的死敌,相信还有比坚持各自的事实版本更重要的事情,相信未来还有希望,所以没有必要在这里就耗尽彼此的能量。

如果我们有幸在共识的护佑下,那么你有一事实,我有一事实,彼此存异不求同,也不赶尽杀绝,最终才能产生交集。这交集落在何处并不固定,永远在迁徙之中。那些极少数天才的思想家、政治家找到它在那个时代的落脚处,提炼出这个社会合成的事实,并以它为支点,撬动社会。

 

 

 

这一讲,我们讲了事实出自共识,没有共识就没有事实。

 

思考题

你跟人看法不同,你们把事实摆完,道理讲尽,还是彼此说不通。这种情况你有过吧?接下来你是怎么处理的?

欢迎你在留言区写下你的体会。

你也可以把这一讲分享给,那些经常跟你一起抬杠的朋友。

下一讲,我们进入第四模块,我们来讲博弈论有什么用。

 

我是王烁,下一讲见。

 划重点

1. 客观事实不是绝对的,它存在于我们对事情的不同理解之中。 2. 公认的事实,是来自于社会的共识。

 


网友评论

每年的认知训练营总有让我醍醐灌顶的一讲。这一讲可以参考去年训练营的《08共识:不要追求和三观》那一讲。我当时的留言讲的就是和一个有神论者产生的分歧。今天这一讲从共识再往后一步讲到事实,在共识达成之前事实是不存在的。原因就是并没有*一个*事实,从常识到科学事实再到社会化事实,最后走到无穷尽也的彻头彻尾的怀疑论。这天就没法聊了。

 

所以杠精永远会赢,在大多数情况下我的态度是,提前认输,不多费嘴舌。让他赢的辩论,我继续做我自己的事就好了。但是这种态度总是会遇到一个bug,就是利益攸关我跑不掉,随他去我就会利益受损。这个时候我们就算真正走到了谈判桌上,那么问题的性质已经变了,我们要意识到我们讨论的已经不是观念而是利益,所以出招要准,切中核心的诉求,而不是继续无谓的争吵。

 

综上,什么是共识,三观往往带不来共识,目标带来共识。吵架的时候想想目标,再想想目标,对方想要赢得辩论其实是我方有利的筹码。

 

~~~~~~~~~~~~~~~~~~~~~~~~~~~~~~~~~~~~~~~~~~~~~~~~~~~~~~~~~~~~~~~~~~~~~~~~~~~~~~~~~~

我们每一个人都居住在一个各自赋予其意义的主观世界中,所谓的事实,就是人们在其主观世界中达成共识后的现象。  

我们常常会不自觉的追求所谓事实,但我们感知到的往往只是事实的某一个维度,而且世界是不确定的,事实是随时会变化的,所以也就根本不存在什么硬邦邦的事实,我们探求到的不过只是关于事件所达成的一个共识而已。

我联想到了平时参加的各种会议,报告会、交流会、座谈会、总结会、务虚会等等,一个周大约有一半时间用来开会。之前总是在想,开会有什么用,还不如把这时间用来干点正事。现在换个角度一琢磨,开会就是正事,政府机关不同于企业,统一思想、达成共识是推进工作的前提条件,而开会就是成本低、范围广、效果佳的一种形成共识的方式,也就是说开会就是工作、就是事实。

 

~~~~~~~~~~~~~~~~~~~~~~~~~~~~~~~~~~~~~~~~~~~~~~~~~~~~~~~~~~~~~~~~~~~~~~~~~~~~~~~~~~

 

我前几天就和同事产生了这样一场讨论,是关于今年一个新的公司业务方面的事情。我希望能做ABCD,而对方希望能做E1234,并且我们事先都做好了自己的功课,在讨论过程中都亮出了自己的观点,还有自己寻找到的支撑观点的数据,结果谁也没能说服谁。

 

看似是僵局,实际上是不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听完对方说的内容后都觉得是有道理的。我不知道当时对方怎么想,我当时的心里是犯嘀咕的,难道我自己功课做得不到位嘛

 

最后怎么解决的呢?我们先达成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都希望接下去的工作能顺利开展并且获益,也就是说我们都有共同的工作目标,而不是为了赢得这次争论。既然如此,那就坐下来,进行以下这些行动:

 

1.先根据双方所提的内容进行提问,看对方如何回答,以及这个答案是不是能说服我。

 

2.听完对方的回答,再一起讨论各自内容的融合性,看能否结合各自的特色形成新想法。

 

3.如果有新想法,就进一步讨论具体的细节和分工。

 

4.双方形成新的共识,之后就按这个双方都同意的内容开展行动,这也是之后处理麻烦的标准所在。

 

~~~~~~~~~~~~~~~~~~~~~~~~~~~~~~~~~~~~~~~~~~~~~~~~~~~~~~~~~~~~~~~~~~~~~~~~~~~~~~~~~~

事实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看事实。这看事实需要的,俗话说得难听一点,叫戴着有色眼镜;时髦一点、好听一点的说法,就是三观。观念决定了面对同样的物质的事实,我们会产生何种观点;如果一种观念被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持有,那么面对一种现实,大家会产生相似的观点。而这一系列差别细微的观点的集合,就是我们所说的客观。我们说看事情客观一点,其实与物质的现实无关,因为物质的事实不涉及好坏对错,更不关注做事的动机。客观往往是观念层次的,且只与大多数人认同的主观相符。

 

我和身边比较亲密的一帮朋友们,关系一直非常稳定。对于大多数话题,我们要么有着比较一致的观点,要么就是觉得没必要保持一致,大家各自展现自我,要么就是谈了可能起冲突,平常也不会去谈。但也有例外,比如一聊到中医的话题,本人坚持科学观念,又是个经常犯轴的杠精(好友加封,货真价实),遇到对中医深信不疑的朋友,自然少不了一番论战,甚至脑子一热,可能就吵红了脸(当然不能人身攻击)。可稍微冷静下来,各自意识到之前的冲动,虽然该信中医的、该信科学的仍然没变,也不大可能会变,但相互之间有了默契,以后也不会主动去碰这敏感话题。朋友之间,求同存异,道德、价值大同,细节的差异终归只是小分歧。

~~~~~~~~~~~~~~~~~~~~~~~~~~~~~~~~~~~~~~~~~~~~~~~~~~~~~~~~~~~~~~~~~~~~~~~~~~~~~~~~~~

 

把事实摆完,道理讲尽,还是彼此说不通。这事很常见,我们可以运用非逻辑影响力,也就是情感影响力,说白了就是搞关系,当然,这种方法建立在关系大于事实的共识中。另一种方式是我不讲了,咱们走着瞧,也就是让结果呈现,预测未来最好的办法就是实现它,与其讲道理,不如去做事,争论止于结果。

 

~~~~~~~~~~~~~~~~~~~~~~~~~~~~~~~~~~~~~~~~~~~~~~~~~~~~~~~~~~~~~~~~~~~~~~~~~~~~~~~~~~

生活中经常看到这样的争论:一个人说:你怎么不早说?另外一个人说:这还用说吗?这不明摆着了吗?

这种争论的原因在于,每个人感知到的事实都会因各自的输入装置和解析装置的不同而不同。

比如在吴伯凡老师的专栏中提到过,关于一条裙子是蓝黑相间还是白金相间,会因为每个人眼睛构造的细微差别而有所差别,这是输入装置的不同造成的事实的不同。

再比如看到同样一条河流,在哲学家,科学家,诗人,商人等不同角色的人的眼中,所看到的事实也会不同,这是因为大脑的解析装置不同,所产生的事实的不同。

最要命的问题是没有人能够把自己所感知到的所有事实全部表达出来,有些事实会被陈述者认为是默认缺省值,或者与讨论的问题无关,所以不需要说。但是这些事实往往却又是在别人眼里最重要的。

我们在电影里经常看到,在法庭上,要求证人宣誓说我所说的全部是事实,而且是事实的全部,这后半句是多么的重要,但是又没有人能够真的做得到。

 

~~~~~~~~~~~~~~~~~~~~~~~~~~~~~~~~~~~~~~~~~~~~~~~~~~~~~~~~~~~~~~~~~~~~~~~~~~~~~~~~~~

 

事实摆完,道理说尽,还是不能说服对方,这种事随时都有,有的时候是和老婆,有的时候是和对手,有的时候是和杠精(曾经我也是一个杠精)。

和老婆谈不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退后一步,老婆大人教训的是,今天我服了,先把两人的关系缓和了再说,否则矛盾尖锐了只有自己受苦。

和对手谈不下去,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个时候我选择寻找一下有没有共赢的可能,或者转移矛盾也行,尽量不开战,若是不行,开战就开战,不是每一次谈判都有好结果的。

和杠精谈不下去,那就认输、闭嘴、拉黑,以后永远不要开启和他的开杠时刻,但是我不会放弃他,杠精也是可以做朋友的,只要不时时处处和你杠,他会是很好的朋友,因为杠精很难找到朋友。

 

~~~~~~~~~~~~~~~~~~~~~~~~~~~~~~~~~~~~~~~~~~~~~~~~~~~~~~~~~~~~~~~~~~~~~~~~~~~~~~~~~~

 

然后?我的行动取决于这是个什么性质和程度的问题。如果是得到学友探讨问题,那就鞠躬身退,求同存异。反正我们说到底也是可有可无的网友。

如果这是一件切身相关的事情,我会坚持自己的观点,把对方拉进黑名单。如果是切身对方的事情这个探讨不会这么深的,因为我并不是与他skin in the game的利益攸关者。

虽然人的本性是想赢得谈话本身的胜利,但是我已经学会看到,有很多事情比胜利重要的多。行胜于言,我的事情我就要做。我感谢朋友们与我分享他的经历个性情感,我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提出建议。不过限界也就在此了,我不可能参与过多朋友的人生,左右过多朋友的行动。

 

~~~~~~~~~~~~~~~~~~~~~~~~~~~~~~~~~~~~~~~~~~~~~~~~~~~~~~~~~~~~~~~~~~~~~~~~~~~~~~~~~~

 

事实的本质就是一种信息,而信息的最高级形式其实是信任,今天大家都在讲信息对称,信息实时可视,每个人都想知情,这背后都是信任的缺乏,有趣的是,任何信任都是一步步建立起来的,建立的方式正是信息本身。梁宁老师一直强调一个组织的信息关键决定了它的道路,因为不同的信息环境构建了不同的价值观,也就是不同的共识。举个例子,你去京东买东西,真的去天天看你的订单在哪吗?不会,因为它有确定性,也就有了信任,但是如果没有信息环境构建的确定性,你就是想要知道你的包裹在哪。

 

~~~~~~~~~~~~~~~~~~~~~~~~~~~~~~~~~~~~~~~~~~~~~~~~~~~~~~~~~~~~~~~~~~~~~~~~~~~~~~~~~~

人之蜜糖,我之砒霜,曾经有过和别人对同一件事看法不同,苦口婆心讲道理摆事实的情况,但终究是理不清辩不明,现在想来,一切都是枉然,不同频的人,没有共同的认知基础,同时,每个人看到的也仅是自己认知能力范围内的事实。把自己的思想装进别人的脑袋,本身就是一件难事。现在的我,遇到这种想辩论的人,一般是听他口若悬河的说完,报以呵呵而已,确实没有必要和他争辩嘛,用你的行为来影响他,才是最重要的。

      本来就是,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世界,既然互相平行,何必有交集,有了交集的前提,自然会有辩论的乐趣。

 

~~~~~~~~~~~~~~~~~~~~~~~~~~~~~~~~~~~~~~~~~~~~~~~~~~~~~~~~~~~~~~~~~~~~~~~~~~~~~~~~~~

 

在西方,特别是美国,有个专职胡说八道的职业群体叫comedian (工作形式跟单口相声差不多)。当一个comedian往台上一站,讲的对错与否政治正不正确都在次要,目的就是逗你笑。今天我可以嘲笑中国人卖东西时候的口音,明天我可以讽刺开奔驰送小孩去踢球的妈妈。后天我可以回来说说自己失败的性生活。一个好的comedian能把一个一本正经正襟危坐的人撩的情非得已如坐针毡,完了你还不能生气,不然就是can’t take a joke,风度尽失。不论是喜剧剧院门口还是互联网上的视频,暗地里都有一个告示,上书,一旦进入后果自负,这个东西我就讲它是个共识。你在那发什么狠?我在逗你玩呢,扎不扎心你自己知道,歇了吧。至于有些人没有幽默感开不起玩笑怎么办?不好意思自己培养去,反正大伙都挺乐呵的。

~~~~~~~~~~~~~~~~~~~~~~~~~~~~~~~~~~~~~~~~~~~~~~~~~~~~~~~~~~~~~~~~~~~~~~~~~~~~~~~~~~

老师这篇多了些许温情。

 

事实到共识,讲的更深,是理性人之间的统一。

 

平常还是感性人居多,理性以感性为前提,讲故事共情,理性方有力量。

 

通常和别人有冲突,各有事实,无法调和时,先理解别人情绪,然后摆事实讲道理才有机会。

 

~~~~~~~~~~~~~~~~~~~~~~~~~~~~~~~~~~~~~~~~~~~~~~~~~~~~~~~~~~~~~~~~~~~~~~~~~~~~~~~~~~

 

在阐明一个观点时,精准度超出了必要的范围,就是迂腐,看什么都是常识,就是没了分寸。

 

从哲学上讲,我们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世界,世界虽不可知,但可讨论。正如上讲所说,只要还停留在批判的武器层面,我们应该保持宽容。

 

从实践上讲,君子和而不同,需要妥协一个行动方案。

 

~~~~~~~~~~~~~~~~~~~~~~~~~~~~~~~~~~~~~~~~~~~~~~~~~~~~~~~~~~~~~~~~~~~~~~~~~~~~~~~~~~

 

春节期间,回家讨论最多的就是结婚问题了。我和我妈讲了很多结婚的好处和不好的地方,以及不结婚的好处和不好的地方,还有自己的应对方法,可是她老人家就一句话,无论如何都得结,她和父亲也没多少感情,但还不是过来了,最终才有了现在,有了我,我否定结婚就是否定了她,似乎也是否定了我自身的存在。

好纠结的难题,我理解父母的想法,赞同他们的观念,但是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最终的结果就是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她们要相亲就相亲,但是我只是坚持着不结婚。

 

~~~~~~~~~~~~~~~~~~~~~~~~~~~~~~~~~~~~~~~~~~~~~~~~~~~~~~~~~~~~~~~~~~~~~~~~~~~~~~~~~~

 

王老师好,听了这节课,使我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成都某收藏品公司举办了一个活动,邀请了大概一百多名会员在某宾馆的会议室参加活动,我也是会员之一。并且与会人员都收到了小礼物,会议室的主席台上不仅有公司的老板还有某奥运冠军,在活动现场大家十分激动,排着队踊跃地请奥运冠军签字......过了几天,我在当地的报纸上看到,某公司某藏品买得特别好,大家都在抢购,并配上了照片,照片上只有现场人们排队心情激动的镜头。如果不在现场,谁会知道真相。学习了事实的种类,提醒自己不要被表面的事实所迷惑,多思考、多求证。

 

~~~~~~~~~~~~~~~~~~~~~~~~~~~~~~~~~~~~~~~~~~~~~~~~~~~~~~~~~~~~~~~~~~~~~~~~~~~~~~~~~~

 

关于事实,我想很多人都会有同样的感受,那就是没有什么比解释这个词更加困难。按照《现代汉语大词典》、《新华字典》的解释,事实就是事情的真实情况;那么,新的问题又来了,什么叫做真实情况?恐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连接。而在现实世界中,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往往是先有观点,再由观点凝练出共识,然后再基于共识推导出事实。观点就是一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每个人的知识结构、人生经历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一样,往往会对同一件事得出不同的评价;也就是说,不管任何事情,都很难得到绝对一致的观点,这也是社会多元化的一种表现。不过,每个人都说出自己的想法、表明自己的观点,那么原本完全不确定的事情,就至少能够变成部分确定的事实;那么,基于这些事实,也是基于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在不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就有可能经过协商、达成共识了。当然,共识的形成并不容易,往往要经历漫长的时间和反复的博弈。比如,如今现代人普通认同的自由、民主、平等的理念和共识,却是人类社会经过上千年的博弈,以及数不清的暴力冲突和革命,无数仁人志士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才换来了现代民主国家的建立。正是因为共识来之不易,很多时候,我们就会用共识来简化、来代替事情得本来面目,这是一种权宜之计,却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必要方法。所以,共识的由来并不容易,而事实的真相又难以看清,即使认清了事实,反而容易引发更深层次的矛盾,我们只能退而求其次,这也是现实的一种无奈吧。

 

~~~~~~~~~~~~~~~~~~~~~~~~~~~~~~~~~~~~~~~~~~~~~~~~~~~~~~~~~~~~~~~~~~~~~~~~~~~~~~~~~~

18世纪的北美民兵们打败了强大的英军,对于未来的道路该如何走,13个州的代表们坐在一起开了一个大陆会议。在会议上大家都在摆事实讲道理,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大家彼此退让、相互妥协,最终达成了共识,形成了一部《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在200年后的今天,由于枪支泛滥,对社会造成一定的危害,两个党派都有了限制枪支的想法。尽管他们给出的方案都非常接近,似乎就是一个共识,但是彼此之间只想着胜利而毫不相让,其结果没有一个议案获得通过。由此看来妥协是多么重要,它是形成共识的必经之路。

 

~~~~~~~~~~~~~~~~~~~~~~~~~~~~~~~~~~~~~~~~~~~~~~~~~~~~~~~~~~~~~~~~~~~~~~~~~~~~~~~~~~

 

道理讲尽,分歧越来越大,到后来嘴上不说了,心里都不服,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有谁没经历过呢。事实是什么或许不重要,各人眼中的事实心里的事实对事实的解读才重要。用力的争辩是没用的,真理不会越辩越明,那是他老人家让你们互相掐架呢。争辩反击的时候,就是被锚定的时候。禅宗曾讲"如棘刺在身,不动即不伤"。以聋止谤是很正确的态度。纷争止于共识,什么是共识呢?王老师今天讲的就是共识。我已经完全成了王烁粉了,佩服啊。同龄心相通啊。

 

~~~~~~~~~~~~~~~~~~~~~~~~~~~~~~~~~~~~~~~~~~~~~~~~~~~~~~~~~~~~~~~~~~~~~~~~~~~~~~~~~~

 

1.屁股决定脑袋,有时候。因为,你的位置决定了你的视野,观点观点可以简单理解为观察的地点,位置决定想法,而且常常是不自知不自觉就发生了:观点眼光会限制你的视野你没注意到的维度有很多事情正在或即将要发生,或已经发生了只是你没有注意到。吴伯凡老师讲,人有盲点甚至是盲维。

        2.观点是感觉认知系统的产品。红绿灯,在普通人和色盲患者眼里,颜色是不同的,谁的观点对?事实一旦发生即不可改变,可是对事实的认知,也就是我们人类的观点,却有时空性,观点常常随着不同时间而改变随着不同空间场景而改变。

        3.所以,我们应该区分清楚事实和观点的差异,进而,允许别人不同意我们的观点。你的观点很多时候靠不住,无论你觉得自己多么有道理。再进一步,学会只表达不说服,interesting,good for you,I agree your disagree都是这个相同的意思。

 

~~~~~~~~~~~~~~~~~~~~~~~~~~~~~~~~~~~~~~~~~~~~~~~~~~~~~~~~~~~~~~~~~~~~~~~~~~~~~~~~~~

 

说不通的情况下我选择不说,我觉得已经没法再和他们说通了。

就比如说有两个小年轻谈恋爱,才半年开始讨论在上海买房或者其他不太适合他们目前考虑的事情。我对他们说,我建议你们现在既然在一起,反正两个人加起来工资也没多少,不如把你们的钱都花在你们之间的感情上,不要考虑买房买车,在哪买,买多大,你们感情深了,你们会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由你们自己实现属于你们两的生活,尤其是不要受到七大姑八大姨的干扰,甚至是你们的父母。这对小年轻正处于热恋期,开始还挺赞同,不过我也逐渐观察到他们感情的异样。

我把这事与办公室同事说起,尤其是女同事,结果引来一阵声讨。咋解释?解释不了。索性不解释。

事后她们还背后说我脑子有病,三观不正。唉,不正就不正吧,我也没觉得我就是一定正确的,但我知道我和她们的观念已经相差甚远,再解释也是白费口舌,甚至她们会用自己所亲历的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我的这种想法有多不切实际,有多危险。

当然我也希望能遇到和我想法差不多的另一半,我也是这几天才想明白,如果说和一个女的处朋友,能让我们走的更近的,不是颜值,也不是物质,也不是天花乱坠的形而上学。那剩下的会是什么?

我觉得是我们彼此对待自己生活的态度。

 

点赞(0) 打赏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历史上的今天:12月04日

经营门店就是经营人,你知道怎么招人留人吗?

经营门店就是经营人,你知道怎么招人留人吗?门店的管理主要分为员工管理和客户管理,今天分享员工管理的5大要素员工管理招人留人用人育人训人~~~~~~~~~~缺人和招聘无关,与储备有关1.怕成本 → 不多招 (改变思维)2.环境差 →不好招 (改变)3.要求高 →招不来 (先量变再质变)改变策略1.招聘数量计入每月绩效考核(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防患于未然)2.每月招聘没有限制,新人招聘指标比老员工还要

带项目的运营人,要做的就是三件事

带项目的运营人,要做的就是三件事编辑导读:如果交给你一个项目,让你做运营,你会从哪方面入手?是从社群运营做起,还是先做网推,要不要搞直播,要不要上电商平台,私域流量这个怎么玩?如果没有缕清思路,那就很难做好。本文作者给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一起来看一下吧。带项目的运营人,要做的就是三件事运营人老冯和我聊天,刚接手了一个项目,但完全没有思路。不知道从哪开始;究竟是从社群运营做起,还是先做网推,要不要搞

如何管理和运营一家公司,是创业者必须掌握的知识

如何管理和运营一家公司,是创业者必须掌握的知识我是堂主,专注创业营销、自媒体运营、短视频、个人提升、职场进阶分享,关注并私信我回复数字“01”,送你一份小白创业手册。大家好,我是堂主。作为创业者,我们怎样去了解一家企业的管理和运营呢?如何管理和运营一家企业呢?对于创业者来说,管理和运营企业,是必须要掌握的知识。要管理一家企业,首先从企业刚开始成立的时候,就要根据它的业务来管理和运营。下面我们来具体

4个维度阐述:如何成功运营企业?

4个维度阐述:如何成功运营企业?人的一生,不是你经历的一生,而是你体验的一生。我从 1993 年毕业到现在,有差不多二十五年的工作经验,是一个比较喜欢折腾的人。在阿里的时候,我是一个 FGM,是在销售领域的一个垂直职能闭环里;在美团点评,我是一个 BGM,是在一个完整业态的闭环里,从人到事,到 PR、GR,到市场,从技术产品到业务,你都得了解。我创业了两次,这个时候,你是一个 CEO,你是在整个大

热门专题

推荐标签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