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冠中自传》|贾行家解读

《吴冠中自传》|贾行家解读
2021年09月01日15:36:21 0 887

关于作者

吴冠中,笔名荼,中国当代著名画家,美术教育家、散文家。先后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北京艺术学院、清华大学建筑系及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在致力于油画民族化与国画现代化的不断探索、创新中,创作了大量的绘画艺术作品。获法国文化部最高文艺勋位、入选为法兰西学院通讯院士。

关于本书

本书为吴冠中的自传,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叙生命之流,即随着岁月的流逝和生活的经历,讲述作者思想感情的成长、发展、转变与衰落。第二部分是此情此景,局部放大作者的生活观、文艺观。不少文章都曾引起强烈的反响和争议。第三部分是年表。

核心内容

吴冠中生于1919年,17岁时放弃理工,进入杭州艺专学画。1946年公费留法,学习西方现代艺术。1950年回国任教,由于他强调自我感受、宣扬现代绘画理念,和当时的主流观念不合,转到了清华大学任教。七八十年代之前,他以野外写生为主,经历了下放劳动的粪筐作品时期。1979年以后,他重新接续艺术生命,逐渐确立国际声誉,晚年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通讯院士。

 

 

 

吴冠中是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他能连接古今中外艺术的理念,有代表性的两条,叫做风筝不断线和笔墨等于零。他用老百姓的语言讲述了画有美和像之分。画是造型艺术,所以必须讲形式;但再有才情和灵性,也要连接在大众的生活和情感之上、根植于中国文化之中。技巧永远只是思想和情感的从属。他最满意的作品《双燕》,就是这个标准下的典范。

《吴冠中自传》|贾行家解读,吴冠中自传

 

前言

你好,欢迎你每天听本书,今天我为你解读的这本《我负丹青》,是绘画大师吴冠中的自传和文集。

吴冠中是中国现代绘画历史上的程碑式人物。我们在国博、故宫、中国美术馆以及国外很多博物馆,都能看到他的画作。在近几十年的国际艺术品市场上,他也是大热门,经常进入年度成交榜的前几位。

不过,成交价只是数字,很多艺术家,尤其吴冠中,并不太关心这些。比如,他先后画过两幅《长江万里图》,1973年为北京饭店画的是油画,那时,他的愿望是只要能画画就行,画完了以后二十多年都没有再见过。后来,这幅画被不断转卖,2011年,在北京艺融秋拍上以1.5亿元价格成交,这当然和吴冠中没什么关系。在1990年,吴冠中还画过一幅水墨版《长江万里图》,在2008年委托苏富比拍卖行拍卖,但他事先就公布了:这幅画的全部拍卖所得捐赠给清华 ,用于设立吴冠中科学与艺术创新奖学金。

那么,为什么即使获得了艺术和市场的成功,吴冠中还要说我负丹青,也就是我辜负了绘画呢?他后面还有半句话,是丹青负我,也就是画画也耽误了我这一辈子。我觉得,这是因为:越深入艺术世界,越觉得看不到边际,而且,他在现实中也为绘画承担了太多的彷徨和痛苦。这就是我要在第一部分里为你讲的:吴冠中的艺术人生。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吴冠中乃至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以及他的独特性格。

 

 

 

有位画家告诉说:你要是看不懂西方现代派的画或者国画好在哪儿,就先去看吴冠中。他是连接古今绘画的桥梁,也是理解中国和西方现代艺术的大门。等你被吴冠中感动之后,会逐渐看懂毕加索、蒙德里安这些西方现代派画家,也能体验到石涛和八大山人这些古人的意境。这番道理让我受益无穷。这也是我要通过这本书,在第二部分里为你介绍的:吴冠中有哪些艺术观点和理论?他的画为什么既能打通古今中外,又能让我们看懂?另外,吴冠中还为我们示范了该怎样具体解读一幅画,我也会在音频里与你分享。

 

第一部分

那么,我就先来为你介绍吴冠中的人生经历和艺术历程。

吴冠中1919年生于江苏宜兴的一个山村,父亲是教书兼务农的山村教员,母亲不识字。他家有十几亩水田,还不算穷人,但随着一大群儿女长大,生活也日益艰难了起来。吴冠中是长子,也是全家的希望,他的成绩一直很好,考上了浙江大学代办的工业专科学电机,毕业后就能当上工程师。照俗话说,这是能改换门庭的。

不过,他注定要走艺术这条路。17岁那年暑假,他和国立杭州艺专的预科班一起参加军训,参观了几次艺专。吴冠中回忆,那个夏天见到的图画和雕塑,让他开始面对美,从此心甘情愿地被美所奴役。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农家穷孩子。从一个听话的儿子,突然变成了浪子。能如此强烈地感应到艺术和美,这也是一个艺术家的宿命。吴冠中一直觉得自己改学画画很对不起父母,他说过:选择搞艺术,差不多就等于选择了一生贫困动荡,想靠这一行成名发家,机会是很渺茫的。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杭州艺专,是中国绘画史上的传奇,教师包括林风眠、吴大羽、潘天寿这些国内顶尖级艺术家,也教出了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这一批闻名世界的学生。杭州艺专号称巴黎高级美术学院中国分校,教学和当时的法国现代艺术同步,同时也教国画。吴冠中学完西画,又专门学过一年国画,这也是他的艺术根基所在。抗战爆发以后,杭州艺专和北平艺专合并,全体师生转移到大后方。

吴冠中在画上的签名是一个荼字,如火如荼的荼。这是因为他在艺专读书时给自己取名吴荼茶,荼的本意是白花,茶的本意是红花,比喻艺术生命的热情和壮烈。有件事很能表现他的性格:艺专转移到重庆时,他觉得当地儿童和姑娘们穿的大红衣服很亮丽、特别美。也想做一件这样如火如荼的大红袍来穿,就去向一位富裕的女同学借钱。都是浪漫的艺术青年,女同学也很支持他。可裁缝不愿意做,他就撒谎说男人穿红是他们江苏老家的习俗。这件大红袍子让吴冠中在同学中很出风头,但走在街上,那可真是人人侧目。最后,为了避免成为日军轰炸的目标,学校训导长让他把红袍染成了别的颜色。

吴冠中1942年从国立艺专毕业,计划去法国留学。在当助教和学法语的这段时间,他结识了女友朱碧琴,在1946年结婚。在婚恋方面,吴冠中可没有艺术家式的浪漫,他和朱碧琴从此相伴六十多年。说起这段婚姻,我给你讲一件他们晚年的事。朱碧琴退休以后一直陪吴冠中外出写生,有一年在巫峡,吴冠中因为画画太投入,不知道朱碧琴走到山下的村里去了,他回忆说:我当时俯视峭壁千仞,十分惊险,就丢开画具一路呼唤,急哭了。在今天的天平上,她已远远重于艺术。我只要她,宁可放弃艺术。吴冠中爱艺术胜过生命,这个取舍分量是极重的。

婚后不久,吴冠中以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公费赴法留学的名额,他的那份试卷被当时的考官、美术家陈之佛抄回家保存。

1947年,吴冠中和几十名留学生一起坐着四等舱来到了巴黎,进入国立巴黎美院学画。作为职业画家,必须掌握写实技巧;但在艺术观念上,他更倾向印象派及其后的现代艺术。他最推崇的老师是巴黎大画家苏弗尔皮。苏弗尔皮告诉他:艺术分两路。小路艺术娱乐人,大路艺术震撼人。他对吴冠中这些学生的画,也分两种评价,是美和漂亮。他要是说谁画得漂亮呵,其实是贬低,意思是徒有其形。吴冠中说,师从苏弗尔皮,学到的不是方法,而是观点。画家观察对象,最重要的是获得感受,要像饿虎扑食一样捕获对象的灵与肉才行。这样的画才能说美。绘画的美,是整个结构的构成,是一种气魄。在一堂人体写生课上,模特是个坐着的中年妇女,身材硕大、头比较小,苏弗尔皮问学生:你们看她是什么感觉?学生都说不出来。他说:我看是巴黎圣母院!这里说的,就是整体的结构和气魄。

1949年,吴冠中在巴黎完成了三年清苦投入的学业,他面临着一个重要的抉择:到底回不回国?他曾经想把国内的妻儿接到法国来,他有信心凭自己的一支画笔,和巴黎的大师较量一番。他和一起留法的画家朋友熊秉明、赵无极反复讨论了去留,各自的决定是:吴冠中回国,另外两位留在巴黎。吴冠中的理由是:我陶醉在五光十色的现代作品中,但我的同胞们都不了解这些艺术。我日后的创作,难道也要和祖国人民绝缘吗?他当时给老师吴大羽写了一封信,说:我的艺术不在欧洲,不在大师的画室,在祖国、在故乡、在家园、在自己的心底。

吴冠中在1950年回到北京,进入中央美院任教,他的学生有后来的中央美院院长靳尚谊、著名画家詹建俊、朱乃正等等。吴冠中发觉学生们画画都只从小处着眼,追求一味写实,就让他们看自己带回来的几箱子法国画册,向他们介绍西方现代理念。教他们如何用自己的敏感,甚至发挥自己的错觉,去把握对象的整体结构。他这时候才发现,年轻的学生们从来没听说过波提切利这些西方大画家的名字,他也从来不知道当时国内美术界奉为圭臬的列宾。这个细节背后,是一场文艺路线之争。

说到这儿,我得给你介绍一下吴冠中的性格和脾气了。照片里的吴冠中,经常看起来像一个农民,他的生活也一向简朴;可是,在老一辈艺术家里,他是以思想前卫、个性直接出名的。

他写这部自传,原因是当时关于他的文章善意恶意、或褒或贬、真伪混杂,所以需要自己也写一部。为什么争议多呢?因为从当初回国开始,他和他代表的杭州艺专风格,就和国内美术界主流不和。当时的主流是中央美院院长徐悲鸿为代表的写实派。这种艺术争执,一直持续到吴冠中的晚年。年近90岁时,他还在访谈里尖锐地说:徐悲鸿对美完全不理解,他的画《愚公移山》很丑,内行的人看,格调很低(徐悲鸿主张的东西)把中国的审美方向扭曲了。中国美术馆请他致辞,他说我们这样的大国,这样的美术馆,我感到可悲!

现在的艺术名家,不会这样公然地说砸别人饭碗的话。吴冠中的画坛后辈说:那个时代过来的老前辈,不少人都有这种强硬性格,他们经历了再多的磨难,也不愿意看人的脸色,说模棱两可的话。

所以,吴冠中在中央美院没呆多久,就转到了清华大学建筑系去教水彩和素描。他觉得,清华的学生修养要比美院的学生高,能明白他所说的点线面构成、节奏呼应这些形式美概念。在清华期间,吴冠中也有自己的创作收获。建筑师必须会画树,吴冠中也跟着迷上了画树,他发现树的线条犹如人体,同样具有喜怒哀乐的情感。画不好风景画里的树,就像画不好人物画里的人。画树最适合用中国的水墨,黏糊糊的油画很难刻画枝杈的精微。我们再看吴冠中的风景画时,就可以留意他是怎么画树的。

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吴冠中这样的现代派,当然首当其冲,成了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的堡垒。他和妻子、子女被分别下放到不同的地方插队。

今天,在世界各地的吴冠中画展里,你看不到他留法期间的作品了,原因很简单:在当时的运动里,他和家人把法国期间的油画人体和素描全都销毁了。吴冠中在六七十年代的画,被称为粪筐作品。因为他当时患上了被认为是绝症的肝炎,觉得自己反正不久于世人,索性重新画画。他用的画架,就是老乡的粪筐。这时,连朱碧琴也没法理解他了,埋怨说:都这个时候了,还画什么画?!

随着上世纪七十年代政治气氛的相对松弛,有一些单位、像中国历史博物馆、人民大会堂也找吴冠中去画画,当然几乎没有报酬,但这对他来说是莫大的幸福,连肝炎也神奇地康复了。

1979年,中国美术馆为吴冠中举办了个展,这让他感受到重新获得了国家和人民的承认,他也重新开始了教学工作。从这时开始,他也进入了创造高峰。我在下一个部分再为你详细介绍。

1981年,吴冠中参加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出访,三十年后再次来到巴黎,和几位留在法国的老朋友重逢。此时,当年和他并称留法三剑客的赵无极、朱德群已经有了很高的国际声誉。而吴冠中在国内只是个副教授,还经常因为现代派艺术观念被大会小会地点名批评。他全家都挤在要上室外厕所的大杂院,没有自己的画室,每天上下班要骑两个多小时的自行车。他们问他:你当年不回去,一定也和德群、无极一样,现在后悔吗?吴冠中摇头,回答说:今天的巴黎,让我感受到失落,这种失落和三十年前一样,,也来自故国的乡村,来自我的出生地,我的苦瓜家园。

 

 

 

我这一段讲得比较长,是为了让你体验到吴冠中完整的艺术和情感脉络,理解他成为中国现代绘画代表的内在动力。从80年代开始,吴冠中在香港、日本、法国成功举办了个展,作品开始在全世界巡回,开始了迟到的如日中天时代。2002年,他被选为首位中国的法兰西学院通讯院士,这是法国授予外国学者、艺术家的最高荣誉。这一年,吴冠中83岁,动笔写下了这本《我负丹青》。他的画作也在国际市场上持续节节攀升。但听了他的人生经历,你应该就知道,名誉和金钱,为什么对他不那么重要了。

 

第二部分

吴冠中对中国美术界的意义,除了个人的创作;还在于他通过创作和教学,用自己的艺术观念把整个中国现代绘画带入到一个新时期。虽然他的很多作品都失散了,或者被毁掉,但他的艺术生命力很强,依然有大量作品流传在世。他还写过几百万字的文章,很大一部分是艺术论文。另外,他也教出了一大批有成就的学生。他做得多、说得也多,资格和成就都摆在那里,后来,反对者也拿他没办法了,所以他能深刻地影响后辈和观众。

在下面的第二部分里,我来为你介绍:吴冠中连接古今中西的创作和艺术观点。

吴冠中集中毁掉自己的画,除了刚才说到的特殊时期,还有一次是在1991年,一次就烧掉了两百多副油画和水墨水彩,每幅画都值那时候北京的一两套房子,看得人触目惊心。为什么呢?因为这些画不符合吴冠中关于美的标准。

吴冠中反复说:文盲不等于美盲,不识字的民众同样懂得美;相反,很多人搞了一辈子文艺,却是个美盲。

他在下放农村作画时,画的是具象的景物,老乡就能看懂。当他画得不理想时,老乡只说画得挺好,画得很像。而在他画得满意、感觉成功时,老乡见到画,会失声惊叫:真美啊!这让他对法国老师苏弗尔皮关于漂亮和美的说法,有了一层中国式的感悟:画有像和美的区别。关于如何才能超脱像达到美,吴冠中有两个有代表性的艺术观,在他的回忆录和艺术论文里,一再地作出阐释和印证。

他的第一个信条叫风筝不断线。风筝指的是作品,作品要有灵气,没有灵气的画就像放不到天上的废物;风筝当然是飞的越高、也就是才华越充沛越好,但不能断线;这线,就是启发作品灵感的母体;这个母体,就是人民大众的情感。特殊时期,吴冠中绘画的尺度是专家鼓掌,群众点头;到了可以自由创作的时期,他还是坚持:自己的这个艺术风筝,线要连在中国人的普遍情感上,要让他们能够感动。

为什么说通过吴冠中可以看懂蒙德里安呢?你要是一时想不起来蒙德里安是谁,也没关系。他的代表作你肯定见过,就是那种红白蓝黄方块组成的格子画。这个抽象图案,大到建筑外立面,小到T恤、手机壳,都在用。

那么,这种画该怎么欣赏呢?我们总是觉得抽象艺术很高深,需要懂很多理念才能看。其实,它是最直接的艺术,就是直击人的审美本能。让儿童痴迷的万花筒,就是一种抽象美。上古人类在陶器上画的彩色花纹,也是一种抽象美。

视觉有自己的科学规律,绘画是造型艺术,它的美来自于符合科学规律的形式构成。蒙德里安做的事,就是按照美的核心规则,把画面还原到最简约、最单纯的地步。他的画面看着简单,技巧是相当高超的,想要临摹都很困难。

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觉得不好懂?吴冠中认为,因为蒙德里安画里的情感很模糊,甚至被有意识地去掉了。吴冠中主张用一根线,把这种现代艺术和中国人的情感连接起来。他觉得这完全可行。比如,要是把全国各民族地区的妇女发髻式样收集到一起,就是一次抽象画的大联展。观众会被感动,不会觉得看不懂。

前面说通过吴冠中还能看懂写意的国画,也和这个风筝不断线有关。中国写意画在似与不似之间的风格,就和抽象派的理念相通。吴冠中觉得,明末清初大画家石涛所写的《画语录》,充满了现代造型意识理念。吴冠中后来从油画转向水墨画,大量借鉴古代画家的理念和性情。不过,他在临摹了很多中国山水之后,告诫画家们说: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是句幼稚的话。祖宗的东西好,但要放在博物馆里,如果只是临摹、抄袭就会受害。推陈出新的重点在推,旧的不去,新的就不会起来。

那么,吴冠中是怎么把这些来自中西的艺术感受,用线和我们普通观众连接起来的呢?我举个例子:他画过一副《狮子林》,画面的五分之四是石头,这实际上就是在表现点、线、面的抽象构成,这个画的主体部分是抽象的。但他在石群下面引入了水和游鱼,在石头的高处嵌入了游廊和亭子。这就是有意识地领着观众从上部和下部走入画面主体,去慢慢地欣赏抽象的石头世界。这样体谅大众的心意,就是风筝不断线。

何况,我们的情感和园林之美是相通的。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明轩》,是展示中国园林艺术和明式家具的区域,占地400多平米。《明轩》完美地克隆了苏州园林的一角,向来被认为是杰出的陈列。但吴冠中却说,它也有失败地方因为《明轩》没有水,没有水,就失去了中国园林之魂,西方游客感觉不到这一点。八十年代,他有一次带学生去苏州写生,有个学生晚上被锁在了园林里。那个学生回忆,夜晚困在空无一人的园子,才真正在幽静中感受到了园林的结构之美。这让吴冠中很羡慕。

另外,吴冠表达感受的主要载体也是中国的风景,因为风景里蕴含着中国人的生活态度。比如,他觉得瑞士的风景就不适合作画,干干净净的,像人工安排好的,不容易激发灵感。而且。他认为照片也不能代替现场写生带来的感动,只有他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他要画的,是崂山脚下渔民在村落里晒网,是江南黑白灰为主的民居和白亮亮的河道所构成的线条和色彩。

吴冠中的创作,长期以野外写生为主,为了争取稍纵即逝的光影变化,他一站就是一整天,中间连饭都舍不得吃。在一次从广东返回北京的火车上,因为油画没干,要放在用隔离钉隔开的架子里,他就把画放在座位上,一路几十个小时,站着回了北京。

你也许不知道:张家界、周庄能成为热点景区,也和吴冠中有关。他在写生途中发现了这两个地方,专门写文章推荐,促成了当地的旅游业。他写张家界的那篇文章叫《养在深闺人未识》,所以,张家界有一处景点叫闺门,还立了一座吴冠中的铜像。

吴冠中的另一个艺术信条,也是为他惹来很多笔墨官司的,叫作笔墨等于零。吴冠中说,在绘画上,眼高手低不该是贬义词,他教学的重点就是培养慧眼,其次才是训练技术。艺术里,艺为上,技为下。我的理解是:眼高手未必高,手法稚拙也能出艺术品;但眼界低,出手却一定低,技术再好,也只能流于匠人层次。

于是,吴冠中说出了笔墨等于零这句话,也就是说,脱离了具体画面的笔墨技法,完全没有价值。有位古代西方画家曾指着一滩泥泞说:我可以用这种泥土表现一个金发少女。这句话的意思是:色彩运用有相对性,孤立的颜色无所谓优劣。

把吴冠中各个时期的观点统一起来看,我们可以这么理解笔墨等于零:他强调形式美,因为这决定了绘画是艺术。但他更认为,一切技巧都是思想和情感的从属,不能拘泥在固有的套路里。他自己的画作,就从来不考虑固定程序,也不愿意重复自己,他作画的材料、风格经常变。在他的一次画展上,有位参观者问这是好几个画家的联展吧?这句外行话,反而让他觉得很欣慰。他觉得这比另一种情形好得多:在七十年代,国内举办了一次油画展,选了各省的作品展出。一位外宾看完了惊叹说:这位画家画了这么多的作品,精力真旺盛!

最后还剩一点儿时间,我来说说:吴冠中自己最喜欢自己的哪副作品,为什么?他明确说过:全部作品里,他最满意的画叫《双燕》。《双燕》同样也有油画和水墨两个版本。这幅画很简单:画得是江南的水边,几堵黑白分明的围墙,邻水的台阶上有一棵姿态摇曳的树;在墙的上空,露出屋檐一角,飞过一对燕子。吴冠中回忆,在画这幅画的大约十年前,他在宁波被几家滨水民居所吸引,那就是《双燕》的母体。经过很长的酝酿,他用平面分割、几何图形把那个场景重新组合成长线的白块(也就是墙)和纵向的短黑块(也就是门),从而形成了强对照。完成了横与直、黑与白这种最纯粹的对比美。不同于蒙德里安的是:他用那两只燕子来寄托东方情思,即使双燕飞去,乡情依然。这幅画,就是他风筝不断线的完美体现。

 

 

 

听了第一部分,你还会感觉到:《双燕》既有东方神韵之美,也带有吴冠中的个人情感。他一直觉得:自己当了大半辈子的穷画家,对妻子朱碧琴亏欠太多。在下放农村时,他曾送给朱碧琴一副油画:在农户的葡萄架下,并飞进来一双燕子。你看,也是双燕。吴冠中去世于2010年,终年91岁,朱碧琴于次年谢世,享年86岁。他们双双结伴飞去,而凝结于画面上的笔墨依然。

 

总结

好,关于这本《我负丹青》,就为你介绍到这儿。来回顾一下:首先,吴冠中生于1919年,17岁时放弃理工,进入杭州艺专学画。1946年公费留法,学习西方现代艺术。1950年回国任教,由于他强调自我感受、宣扬现代绘画理念,和当时的主流观念不合,转到了清华大学任教。七八十年代之前,他以野外写生为主,经历了下放劳动的粪筐作品时期。1979年以后,他重新接续艺术生命,逐渐确立国际声誉,晚年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通讯院士。第二,吴冠中是现代中国绘画的代表,他能连接古今中外艺术的理念,有代表性的两条,叫做风筝不断线和笔墨等于零。他用老百姓的语言讲述了画有美和像之分。画是造型艺术,所以必须讲形式;但再有才情和灵性,也要连接在大众的生活和情感之上、根植于中国文化之中。技巧永远只是思想和情感的从属。他最满意的作品《双燕》,就是这个标准下的典范。最后,我再补充个数字:吴冠中去世8年以后,两幅《双燕》,在北京保利秋拍一起拍出,成交价是1.67亿元。

撰稿:贾行家
转述:成亚
脑图:刘艳导图工坊

 

点赞(0) 打赏
weinxin
微信客服
问题+文章链接,发送到jyhcc95,咨询处理。
猜您今天喜欢
猜您
喜欢
西方的文化渗透,文化渗透,西方,文化,渗透,才是,流毒 信息快餐

西方的文化渗透才是流毒

1840年以后我们被扣上一个帽子——落后闭关就要挨打只有开放包容、虚心学习才有出路五四运动更是全盘西化洋火、洋车、洋油……一夜之间似乎只有跟“洋”字沾边的才“洋气”,才先进~~~~...
收藏,迪士尼,隐藏,烟花,攻略 信息快餐

收藏!迪士尼隐藏烟花攻略!

迪士尼除了诸多精彩和刺激的游戏之外,还有迪士尼花车以及迪士尼幻影秀,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烟火表演,我个人认为这个浓缩的15分钟的烟花表演才是迪士尼全部的精髓,如果你来一趟不看烟花,基本...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