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讲 共生绞杀:为什么“我们”中的一方会失去自我?

12讲 共生绞杀:为什么“我们”中的一方会失去自我?
2021年09月01日12:04:59 0 3595

上一讲中,我讲了一个现象母亲包围圈,这个形象化的词汇是我提出的。这一讲中,我再讲一个我提出的词汇共生绞杀。

共生绞杀的两个层级

要理解共生绞杀,就要理解共生关系的本质。共生关系,是我和你的自我都消融,然后构成了一个共同体我们。

你可能会说这听起来还不错啊,我们,这听着多温馨舒服,相反一个人老讲我我我,听上去有点太自私,太生分。乍一看真是这样,但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是因为没有理解到共生关系的残酷之处。

共生关系的达成,需要一个强烈斗争过程,我和你必然要去争做我们这个共同体的代言人,而最终结果就是,我或你其中一个人占据了我们,而另一个人的自我消失了,也就是被绞杀掉了。这也就是我这一讲想给你重点讲的共生绞杀。

共生绞杀存在着两个层级,分别是细节水平上的绞杀,和抽象自我水平上的绞杀。

细节水平上的绞杀很容易理解,就是对一个具体动力的绞杀,也就是说,我在每一件琐碎的事上都要去管制你,要你听我的。这一旦达成后,就意味着我绞杀了你的一个具体动力。

再说说抽象自我水平上的绞杀。这种绞杀在时间上可以说是长年累月,我通过对你的一个个具体动力的绞杀,最终实现了把你这个人的自我给消灭了。

正常共生,是一种真实的需要,无助的小婴儿要把他的声音传给母亲,好让母亲照顾好他。面对几个月大的新生儿时,一些母亲的自我也像被灭了一样,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英国精神分析学家温尼科特才会说,有原始母爱贯注的母亲像是一种特殊的病态。

但我经常看到这个逻辑被逆转,太多母亲渴望把他们的声音传递给孩子,这就对孩子构成了绞杀。当只是一个具体动力被绞杀时,这份绞杀的影响,就要看这个动力的意义有多大。

例如,你想吃巧克力被禁止了,偶尔这样一次无关紧要。但是,如果你考大学选专业时,或选择和谁结婚时,自己的动力被灭了,而变成遵从父母的意志,这就构成了严重的绞杀。

所以说,最糟糕的是抽象自我水平上的绞杀。什么样的父母会对孩子构成这种绞杀呢?那就是,父母好像对管孩子这件事上瘾,任何事他们都要管。

一位年轻女孩告诉我说,不管她做什么事情,她绝不可能得到母亲的认可和支持。非常微妙的是,妈妈一定要管一下,哪怕只是一点点。打个比方,好像她本来的选择是5分,妈妈最终帮她选定的,有时候也就是5.1分。虽然只是0.1分这么小的差别,但也透露着母亲这样的含义:你的自发选择,我是绝不可能接纳的。

当几乎所有事都藏着这种含义时,这种对一个个具体动力的绞杀,最终就构成了对一个人抽象的自我水平上的绞杀。一旦达到自我水平上的绞杀,这也构成了严重的你死我活,我认为这个时候可能就不是比喻了,而是有了真实的杀戮含义。

病态共生的案例

我关注过一些比较典型的社会事件。比如,十几年前,上海某大学一位女研究生在自己的学生宿舍自杀,用一种难以想象的方式,痛苦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这件事发生后,她的家人大闹,说是因为校方太冷酷导致了女儿自杀。但很快,人们就通过这家人和朋友的描述,看到了这个女孩生活的一些特别之处。她的妈妈竟然和她一起住在研究生宿舍里,挤在一张床上,女孩的舍友们受不了,纷纷搬离。

据说,女孩在读本科时,这位母亲就一直跟着女儿。这位母亲身体健康,有退休金,有自己的房子,事实上没有任何理由去这样挤进女儿的空间。我认为,这就是她严重地和女儿共生在一起,最终将女儿绞杀掉了。

这个女孩在考大学时,就特意考去另外一座城市,目的可能就是想逃离母亲,但被母亲否决了。后来母亲为她选择了一座大都市,也不是女孩自己的意志,是妈妈想去大都市。女孩的同学观察到,母女俩走在一起时,母亲很是骄傲,而女孩常常神色暗淡。我认为,这就像是母亲有了错觉,她觉得是我们一起在读书,当然这个我们是她控制着的。

另一个比较惨痛的故事,是一位高材生杀死了自己的母亲。我看到有很多信息显示,他的母亲对他有严重的管控。例如每天给儿子电话,讨论学业,还让儿子汇报每一笔账,精确到几元几角。甚至我看到还有信息称,儿子怎么吃饭,吃饭的时候要保持什么姿势,这位母亲也会管。如果我看到的这些信息都是真的,那我觉得也可以说,是母亲想和儿子共生在一起的控制欲,构成了最终绞杀。

这两个案例,可以说是母子病态共生的一体两面,女孩选择绞杀了自己,而高材生则绞杀了母亲。当然了,这两个案件很极端,但我认为它们传递的信息极为重要:当母亲或其他抚养者成功地和孩子共生在一起时,他们的关系中必然存在着你死我活。

进入更大空间

你可能会问,那该怎么办呢?答案很简单,孩子得突破母亲包围圈,进入到更大的空间。

怎么才能顺利突破呢?理想状态是,当孩子提出自己的需求,或者表达自己的主张时,母亲需要正视,并且给予孩子一定的选择空间。父亲或者其他亲人的角色,也要鼓励母亲给予孩子一定的自由。同时,还需要社会文化的指引,让大家整体上形成一种共识,认为大一点的孩子离开母亲的怀抱,是正确的、必然的。

我特别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必须警惕把母爱严重美化的成年人,因为他们内心中可能还藏着另一种真相,那就是对母亲的恨。这听上去可能会有点匪夷所思,但我自己看到的很多案例显示,越是把妈妈说得伟大的人,他们对母亲的恨意越多,越想离开母亲。

例如我见到一位智商很高的女孩,她在顶级的跨国金融机构工作,很以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为傲,不过她说,高中的时候,她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有人这辈子可能从来不犯错吗?从逻辑上讲,这不可能。但事实上有的人真的做到了。例如妈妈,她这辈子就从来没错过。

我们作为旁观者,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个女孩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真相是,她的妈妈确实非常厉害,但也极度自恋。她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母亲的聪明和强势,让她根本没有空间去看到妈妈有问题的一面。

这个女孩直到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后,和妈妈拉开了距离,才看到妈妈也是一个问题很多的人。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后来我把这个故事写到微博上,有很多人讲到他们在中学的时候,有过一模一样的思考。

和妈妈共生在一起的成年孩子,他们一般都有一个特点:对妈妈的需求,特别是情绪,非常敏感,而对自己的需求、情绪和感受,非常迟钝。这也是共生关系的特点:忘记了自己的感受,为别人的感受而活。

当你发现自己处在这种状态时,首先必须意识到这是严重的问题,接着要尽可能地完成空间上的分离,留出感受自己的空间。当然,最重要的是完成心理上的分离。这个时候我强烈建议去找一位咨询师来辅助你完成分离,因为心理上的分离是非常困难的,你会发现,对自己的感受迟钝、对别人的感受敏感,这个特点已经成为习惯,挥之不去。

举个例子,我的一位心理咨询师同事给我讲过的一个来访者故事:

一位女孩,一直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妈妈永远不让她关房门,从来都会很随意地翻她的东西。妈妈和爸爸闹离婚时,她就是妈妈派出的侦探,去监视爸爸的一举一动。爸妈大战时,她也永远是妈妈的同盟。她一直觉得,妈妈这样做都是出于爱。

后来,她恋爱了,她很快乐。这时她惊讶地发现,母亲竟然憎恨她的幸福,质问她为什么经常偏向外人。这时她才醒过来,她和妈妈的关系是有问题的。最终,她坚决离开了妈妈。当从家里搬出来那一刻,她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海阔天空的感觉。我认为这是很真实的感觉。

这两讲,我们讨论了母亲的包围圈以及包围圈里的共生绞杀。你已经知道了,从自闭之壳到母爱怀抱,是关键的第一步,也是母亲给孩子的一个重大礼物。但母爱怀抱毕竟是一个很小的空间,而一个人的成长,一定是要不断进入到更广阔的世界中才能完成。一旦母爱想要控制孩子完成这一步成长,就会发生共生绞杀。

思考题

你有过逃离母亲怀抱的愿望吗?你会付诸什么行动呢?欢迎你给我留言。

 划重点

1.共生关系的本质是我和你的自我都消融,构成一个共同体我们。 我和你必然要争做此共同体的代言人,结果就是其中一个人占据了我们,而另一个人的自我消失即被绞杀掉了,这就是共生绞杀;

2.共生绞杀有细节水平和抽象自我水平上的绞杀两个层级。最糟糕的是抽象自我水平上的绞杀,这构成了严重的你死我活;

3.应对共生绞杀的方法是,孩子得突破母亲包围圈,进入到更大的空间。

网友互动

博士都好好的毕业了,前几天我说最近在背单词,妈妈直接来了一句,对,背完你考个专八。

 

那个瞬间,我又想直接原地去世。

 

忍了忍,我终于对她说出那句话:

妈,我已经够优秀的了,你知足吧。

 

人大本硕毕业依旧每天三顿被指着鼻子骂如果没去读博就是个垃圾不如去死,这种辱骂贯串了我复习考博的一个月的每一天,发生在每个她看见我的时刻。

跨专业考博的压力,自己完全不想读博全都是被逼着的压力,以及对于自己活到今天了,还是个爸妈心里的垃圾的委屈。

从生下来日子每一天每分每秒都是这样过的,不用跟我说什么释怀和忘记。当时我做了个决定,如果交大没有录取我,我一定找个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办法,偷偷死掉。

 

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是为了喘息,逃避,自毁,再把碎片拼凑起来,就这样荒废了许多人生。

 

2020年,从这门课开始,重生一遍。

 

 

~~~~~~~~····

~~~~~~~·····

 

我总结了我妈『共生绞杀』的典型行为。

 

 

我说,这衣服我不喜欢,不想要这件了<br />妈说,不喜欢难道妈妈买的还不够好吗那你要多好的衣服?<br />

<br />我说,我已经吃饱了不想吃了!<br />妈说,不行,你得多吃点别嫌弃妈妈做的饭!

<br /><br />我说,妈,快关门,好冷,风吹进来了<br />妈说,冷什么冷,冷就穿衣服啊!!<br />

<br />与朋友网络聊天的时候,我妈走过来。

<br />和谁说话呢?给妈妈看看是不是你的女朋友啊长什么样的啊干嘛偷偷摸摸的,你是妈妈的骨肉,留着妈妈的血,为什么就不给妈妈看看呢?

 

 

我是长不大的小孩子,你也长不大的母亲。

 

 

成年的身躯、儿童的心智,疲惫的一生。

 

~~~~~~~~····

~~~~~~~·····

如果不幸遇到了极度控制的家长,要相信我们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

 

不以改变别人为前提改变自己,去找心理咨询师,从家里搬出去,试着从小点的事开始自己做主。

 

爱不是绑架,爱是自由。

 

~~~~~~~~····

~~~~~~~·····

我认为理想的我们应该是0.5+0.5

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意志绞杀变成1+0

尤其是一方以对方放弃自我意志为最终目标的绞杀

最后我们就是我

我的存在只是为了证明你

生存还是死亡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能挣脱得生

逃不脱则死(梁宁老师说战斗以一方丧失放弃自我意志为标志)

 

好的关系不是我离不开你 你离不开我

而是我既有离开你的自由

也有离开你的能力

但是

我还是选择和你在一起

 

哎想起逝世的某个人了????????????

 

~~~~~~~~····

~~~~~~~·····

我从小不听话,自我意识比较强烈,可以说主观能动性强,不太受父母管教。举几个例子。

 

爬墙头发废:有一次爬墙头一颗砖掉下来砸的脑袋鲜血直流,我没有哭也没有找父母,而是自己跑到我家楼上的医生家里,缝了好几针,还打了青霉素,到现在都觉得打青霉素好疼啊。还有一次穿着凉鞋从墙头跳下去,踩在一个玻璃渣子上,一大块玻璃扎进脚心,我忍着痛自己拔了出来,一瘸一拐的回家自己包扎,现在脚底还留着长长的一道疤。

 

偷东西:偷大人钱去买红薯,偷粮票分给小伙伴,偷铁去卖钱。直到担心被警察抓才收手。当然了,也是有大一点的小孩子教唆。

 

打游戏:在游戏厅看别人打游戏,忘记时间,父亲找了辆车满世界找我。小学毕业考试前一天,在小卖部里打超级玛丽,直到被父亲揪着耳朵揪回家。

 

还有很多调皮捣蛋的事情,到了初高中阶段才慢慢好起来。我从小算比较独立,父亲给哥哥姐姐安排了工作,只有我是还没毕业就自己找了实习单位,一毕业就找到了工作,没多久辞职就自己做生意,做生意烦了,又找了份工作离开了父母出差,满世界跑直到现在。

 

看来我是没有困在共生关系中,现在全家偶尔提起,我小时候的调皮事反而成为大家咀嚼回味的乐事,而每次提起,我内心甚至还会有些自豪。

 

~~~~~~~~····

~~~~~~~·····

想起电视剧《小欢喜》中的妈妈宋倩和女儿乔英子,宋倩就是用爱绑架和控制女儿的典型。和丈夫离婚之后,宋倩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放在乔英子身上:

 

总是跟女儿强调:自己独自带大她,非常不容易;自己无依无靠,女儿是她最大的依靠;

 

逼女儿吃自己认为健康的食物,女儿明明非常不喜欢吃,还得强挤着笑容咽下;

 

女儿很喜欢天文学,希望学习之余能够参加天文学相关的课外的活动、玩相关的玩具,但妈妈一律禁止;

 

女儿很喜欢南京大学天文学,但妈妈非要她报清华大学或北航的天文学;

 

 

结果导致女儿得了抑郁症,最终妈妈和爸爸复婚,妈妈对女儿的控制欲才下降,女儿也顺利考取南京大学天文学。

~~~~~~~~····

~~~~~~~·····

武老师好!

这一讲的内容,从开头到结尾,我脑海里一直出现两个物体连体婴儿、双头蛇。他们都是共同的身体,会不会更容易存在共生绞杀?

 

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不知道算不算是想逃离母亲怀抱的愿望所行动的结果。考上重点高中的时候,学校要求全体内宿,我既开心又害怕,开心的是可以开启新的生活,害怕的是,离开家,我可以很好地生活吗?但高中的生活,却给我一种『家』的感觉,同学们相亲相爱、互帮互助,那种感觉真好,也让我觉得在学校的日子过得很快,至今保持联系的朋友,大都是高中的同学。但我也经常想着回家,只是不习惯在家里待太久。

 

~~~~~~~~····

~~~~~~~·····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

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伊坂幸太郎

 

~~~~~~~~····

~~~~~~~·····

原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是唱给那些绞杀自己孩子的母亲听的呀。

 

~~~~~~~~····

~~~~~~~·····

夏海波</span><span class="comments-vote">10 赞</span></dt><dd class="comments-user-post">以前物资匮乏,知识匮乏,父母大多选择多生孩子重男轻女的方式增加传宗接代的机会,因为孩子多精力有限,很少有孩子因为被照顾的太过而不能离开母爱共生的包围圈,反而早早独立要去承担家庭责任。我记得有一个同班同学,平时住宿省吃俭用,经常吃咸菜,有一次学校免费提供饺子,于是他用脸盆打了一盆,竟然都吃完了。

 

而现代社会,独生子女越来越多,面对独苗的母亲很容易照顾的太完美,母爱表现的两大极端特征:一、孩子的任何需求,都满足,哪怕是极其荒唐的要求。就是见不得孩子哭。二、什么事情都替孩子做主,有一种冷叫做妈妈认为你冷。爱变成了束缚,成为在母爱的包围圈里出不来的巨婴。

 

~~~~~~~~····

~~~~~~~·····

我很害怕一个人,也很害怕孤独,害怕到情愿放弃独立的自我。

如果有处可依,那我就不想自己一个人。

 

~~~~~~~~····

~~~~~~~·····

我的母亲控制欲很强。在几年前,我曾有过很深的逃离母亲怀抱的愿望。大概的表现就是,不管我的母亲要求我做什么,我都表示不愿意听从她,都要跟她对着干。

 

记得有这样一件事,自从我进入大学以来,我母亲一直希望我读研,我对她的回复一直都是很坚决地告诉她不读。然而事实上,我的内心其实是坚定读研的,并且我在大一的时候就在一直为此做准备;可是,只是因为她要求我读研,所以我在回答她时,就偏偏跟她对着干,骗她说自己不读。再后来,我顺利保研了,直到那时,她才知道我其实有读研的打算。当时为了能逃离她,我选择了离家很远的一个学校继续读书。

 

那段时间,甚至想过以后去国外再念个博士,或者移民去国外,在国外工作,再也不回来。为了这个目标,我甚至还兴致勃勃地准备了两三个月的雅思。

 

~~~~~~~~····

~~~~~~~·····

细思恐极,共生绞杀的另一可怕之处在于它常常会以一种十分正面的形象出现:一切都是为对方好。有一种需要叫‘妈妈觉得你需要’,很多父母经常说我这辈子就这样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通常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孩子非常听话,完全按照父母的殷切期盼来走他们安排的路;另一种孩子会变得比较叛逆,总是希望摆脱父母的控制。我属于前者,之前的很多年都是按照父母的要求一路走来。偶尔也会问问自己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突然有一天,内心似乎有一个自我突然觉醒了,有个声音在召唤我我有自己的路要走,哪怕荆棘丛生、前途未知,我也无所畏惧。幸好,母亲的希望不过是我能幸福,所以及时放开了对我的束缚。

 

~~~~~~~~····

~~~~~~~·····

太可怕了,从上节课开始,这说的不就是我吗,其实我恨她,而我一点都不知道我竟然恨她,因为全世界都不允许,现在国外疫情很厉害,我宁愿面对疫情也不愿意回国面对她。我也不敢说,一是说了也没有用,二是说了别人都会觉得有必要吗,那是你妈啊。对啊,那竟然就是我最想逃离的人。想象过自己有孩子,可是就是觉得那是一个要不ta杀了我,要不我杀了ta的感觉,原来这一切说不清道不明,似乎完全没有缘由的感觉都是真的啊一直觉得自己是不是神经错乱,怎么那么坏,原来一切我都没错啊。感谢武老师的课程,你帮我纠正和认识了和正视了我那么多可怕的感觉,情绪。

 

~~~~~~~~····

~~~~~~~·····

看到文本,武老师提到妈妈和女儿一起挤在一张宿舍床上陪读,一下笑了。

想起了大学第一天的囧事,那天我最后一个走进宿舍,只剩门口一张床位空着,和室友打过招呼,一直到熄灯,才等到最里面靠窗床位的室友,她开门进来没有上床,着急的找什么东西,有点笨拙,声音很大,我起身问她,她说要吃药,需要勺子,我摸出了柜子里自己的勺子,黑暗里递给她,她夺门而出,一夜未归。

第二天晨起,一个白头发老人回到宿舍,来到我床边,聊起昨晚的事,说了些感谢的话。我当时有点懵,以为第一年高考放开年龄限制,我就有了这么一位奶奶同学。

哈,三天后,回来一位同龄人和她的妈妈,她和别人都不说话,看样子是病了。再后来,奶奶也来了,我才理清,原来这是祖孙三代。姥姥和妈妈一直陪了她整个军训,我们晒到破相,她养护的白白胖胖。

那段时间这位女同学和她妈妈挤在宿舍,姥姥不知道换去哪里住,军训完,家人归。她仍然不和我们说话,只是说外面有老乡,与她作伴,每隔几天便病的厉害,折腾了一个学期,她租住到了学校附近的小区,姥姥也成了常年的陪读,事无巨细的照顾,她还是只和老乡一起玩,除了上大课能见到她,再没什么机会多交流了。

 

~~~~~~~~····

~~~~~~~·····

之前无意中看到过一段关于父母的话,大致如下:令人钦佩的父母,是朋友式的父母。他们在孩子年幼时给予强烈的亲密,又在孩子长大后果断放手,学会得体的退出,照顾和分离,都是父母在孩子身上必须完成的任务。做父母,是一场心胸和智慧的远行。

 

~~~~~~~~····

~~~~~~~·····

我是北方人,去南方看到被榕树绞杀的其它树时总会被触动:拼命成长,生命力却一点一点被吸干,逃不出被绞杀的命运

感谢我的父母不是特别的强势,感谢自己勇于说不,感谢武老师让这些问题被看见从而避免我们和孩子们重蹈覆辙。

 

~~~~~~~~····

~~~~~~~·····

从高中到大学绝对是我人生的一大跨越。

高中我读的寄宿学校,但无论多久回家一次,我在学校也没有感受到满意的自由,而且仿佛是习惯了妈妈的安排一般,每周就那么多吃饭的钱,东西不够就去家里找,衣服也不用买的都穿校服,没什么情况自己做决定,连上学路也是妈妈送来的。

到了大学,我终于感受到,哇,我可以离开家了,我可以很久回家一次,我可以自己决定买什么衣服买什么生活用品,可以自己去买一些感冒药放在自己的柜子里,而不是问妈妈放在哪里,感觉好自由。

虽然我妈妈并不像文中说的那样事事都管,但我离开家也有一种身心放松的舒服,不过小时候确实也是被安排了太多,只是后来妈妈也稍微放手了,我们都在成长吧!

 

~~~~~~~~····

~~~~~~~·····

一直我都有逃离母亲的愿望!可到现在,我还是不清楚自己为何这样讨厌和母亲呆在一起。听武老师这样一讲,我好像明白了点。那么好的妈妈也有和我们共生在一起的愿望。所以,每次当妈妈打电话询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或是得知妈妈又生病了的消息时,我都会非常愤恨。通常当妈妈主动叫我的时候,我会选择不回去。或者万不得已回家了,我也会选择关闭心门。不和妈妈做太多的交流。

 

可是,当我做这些时,我又非常内疚。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妈妈!

 

~~~~~~~~····

~~~~~~~·····

共生绞杀是父母天然的杀手锏

 

一项对孩子的智力研究表明,孩子的聪明与否,只有2%是来自于基因的贡献,而绝大部分是后天环境的影响和刺激。而父母理所应当的就成为了这个重要的天然影响、刺激因素。

对每一个成长中的孩子来说,一直都有父母的无形力量,从小到大的在左右伴随着他们的成长。这种共生成长经历必然导致孩子的弱势和父母的强势。虽然在婴幼儿时期父母有过心甘情愿的短暂的意志被绞杀,但那是因为父母必须全身心的养育孩子的需要。这些经历和付出都是为了孩子长大成人后更多的绞杀他们意志的铺垫和理由。

尽管许多父母都有良好的教养和文化素养,在培养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给予的正能量多,无私奉献多,甚至还牺牲了健康和事业,但都不影响父母们最终成为强者,可以任意绞杀孩子的自我意志。

心理学有一种现象叫马太效应。它来源自圣经《新约·马太福音》中的一句话:凡是少的,就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凡是多的,还要给他,叫他多多益善。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当人在某一方面积累了优势,比如父母教育的地位,那么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和理由获得更大的优势。

这就是共生绞杀会成为父母杀手锏的历史必然。

 

点赞(1) 打赏
weinxin
微信客服
问题+文章链接,发送到jyhcc95,咨询处理。
又有,八卦,看了 信息快餐

又有八卦看了

先说正事,再聊八卦。这个周末重磅的头条没有,但是跟交易有关的小新闻很多。1、国务院即将颁布《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粤港澳概念其实前面已经炒过几波了,它最大的特点就是没什么持...
水培麦芽饲料,水培麦芽,水培,麦芽,饲喂,系统,第一,问题,答案 信息快餐

“水培麦芽饲喂系统”第一期问题与答案

什么是水培饲料?是由谷物发芽并形成富有营养的厚厚的饲料,用于饲养牲畜,据记载,数百年前游牧民族就使用它来喂养游牧的牲畜。什么是饲料系统?这是一个水培生长室,用于种子和谷物发芽,供牲...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