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讲 强大恐惧症:走向强大时,你在担心什么?

15讲 强大恐惧症:走向强大时,你在担心什么?
2021年09月01日14:18:18 0 665

这一讲我想要通过过度讴歌、过度拯救和强大恐惧症这三种表现,带你看清一个人表象和本质之间的关系。了解了这三种表现以后,当你看到了A时,就意味着你也看到了-A。学会用这个逻辑去看一些人和事儿,你会有惊人的洞察力。

过度讴歌

刚才说看到A时就看到-A,什么意思?

例如,有人把母亲对他的爱和他对母亲的爱,摆到了极高的位置。这就是A。这个时候我要提醒你,你要从这个现象看到他的另一面存在,甚至你可以相信另一面更为真实。另一面,就是-A。

我在心理咨询中见过很多男士,他们小时候生出过强烈念头,想为妈妈写一本书,歌颂她是天下最伟大的母亲。但在咨询中我又看到,他们对母亲有强烈的恨意,甚至是深深的鄙视。然后,他们又因为这些恨意和鄙视,对妈妈产生深重的内疚。

意识上美化母亲,潜意识中憎恨母亲,然后因此又在意识上有了内疚,这是极其常见的一个逻辑。

我认为,当一个人认识到这一点,才有可能深入自己内心,看到对母亲复杂的情感。这个复杂的情感越强烈,就意味着他和母亲的共生程度越严重,而分离程度也就越差。

这种复杂而奇怪的逻辑,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叫反向形成,简单来说,反向形成就是指你有了一种情绪情感,结果你表现出来的是相反的。

 

 

 

你发现没有,好像围绕着母亲和孩子的关系,复杂的情况总是很常见。

过度拯救

简单来说,就是看到你有痛苦,我奋不顾身扑上去拯救,哪怕没效果,哪怕严重损耗自己,哪怕你不领情,哪怕意识到我这样做好像会导致你剥削我,但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继续帮你、拯救你。

你看,这样做时,明显有了你我不分的感觉,所以这其实是共生心理的一种表达。

这种现象很常见,例如,一个孩子总是生病,后来在心理咨询中发现,孩子生病是有规律的。这个家庭中,媳妇和公婆关系很紧张,家里一旦发生剧烈争吵,这个孩子就会生病,而且每次都挺严重。孩子一生病,父母和爷爷奶奶都得手忙脚乱地照顾他,当把时间耗在对他的照顾上时,他们也就不战斗了。

可即便如此,也不足以拯救这个家庭,他们还是会继续大战,一直到媳妇和公婆撕破了脸,不再来往了。后来,这个孩子得了重病,爷爷奶奶这时必须得来看他,然后家里的关系因此出现了转机,被修复了。

从家庭治疗的角度看,这个孩子就像是在通过不断生病的方式,来拯救这个家庭。家庭关系被修复之后,孩子也就不怎么得那种病了。

我个人认为,孩子的这种行为表现,其实来自于他的全能感,孩子们总觉得自己该为家庭乃至家族负责,所以很容易做过度拯救的事。

那我们大人该怎么做呢?当然是要告诉孩子,大人的事大人处理,你好好做孩子吧,就算大人们的关系出了问题,每个大人都是爱你的,而且大人们之间的争执,不是你导致的。

但是,太多家庭不会这么做,相反会有意利用孩子。例如,一位女性和丈夫大吵大闹后,常对几个孩子说,你们怎么不快点儿长大,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妈妈了。然后有一天,她再次和丈夫争吵时,几个幼小的孩子齐刷刷站在她面前,要保护她。

因为妈妈最初和孩子有共生关系,所以妈妈们这一招很容易奏效,当她们屡屡这样利用孩子时,孩子就会陷入到过度拯救的泥沼里,不能直面真相。

他们的潜意识里其实很反感被这样利用,被利用得越严重,反感程度也就越严重。这份反感有时很难被意识到,但他们却能意识到因为这份反感而产生的对妈妈的内疚。所以很多人会纳闷,他们明明对妈妈非常好,可为什么心里对妈妈有那么大的内疚?

除了内疚,陷入过度拯救中的人,还会遭遇好人没好报的糟糕感受。他们的拯救对象如果不是妈妈,而是其他人,那他们会发现自己拯救的对象,最后会鄙视他们、嫌弃他们、背弃他们,至少不会和他们亲密,他们会感到自己伤痕累累。

 

 

 

我觉得,陷入过度拯救中的人需要认识到,你自己的内心其实是相反的。你多么强烈地在过度拯救一个人,你就多么强烈地想离开他。

强大恐惧症

强大恐惧症是我提出的一个说法,意思是说一个人走向强大时,会莫名其妙地失败,或犯一些低级错误,仔细分析下去,会发现是内心深处有这样一个逻辑:如果强大了,就会失去关系。

我还是来为你举例说明。我的一位男性来访者,是小有成就的企业家,他有一个很特别的问题,虽然有非常强的学习愿望,但他不能读书,一读书就会有很强烈的心理不适。

对此,他有自己的一些认识。他说,他在读初中和高中时,发生过很诡异的事,这应该是他不能读书的原因。

先来说初中吧。他当时考上了一所普通中学,成绩离重点线只差一点点。上了一段时间学后,有消息传来,说一所省重点学校空了一个名额,问他愿不愿意去。这么好的事,他当然去。去之前他隐隐担心,自己到了省重点会不会成绩很差?去了之后,他学习热情高涨,很快就在年级名列前茅,这让他非常开心,自信心爆棚,总觉得自己像在飞一样。听上去这种感觉是不是很像我们前面课程提到的分离与个体化期中的实践期?

没过多久,他生病了,必须退学接受住院治疗。几个月后,他身体恢复,但保险起见,就不能再去离家很远的省重点中学了,只能在家附近的中学读书。

到了高中,同样的事情又轮回了一次。他又是考上了一所普通高中,一所省重点学校空出一个名额,让他去了,又是很快,他的成绩就可以在年级名列前茅了,他又体验到飞的感觉。可接着,他的身体又出了同样的问题,然后住院,治好后就在家附近的普通中学读书。

这次轮回带给他巨大的影响,他觉得自己被诅咒了,他这么热爱读书,但看来是老天不让他好好读书。

我在和他做咨询时,我请他躺着,先花了一段时间让他进入放松状态,然后让他把当年的事情细致地说出来。这个过程中,我使用了心理咨询的具体化技术,我必须搞清楚他话语中的那些细节,好去搞明白具体是什么意思,因为语言是非常容易含糊和有歧义的。我是想让他通过讲细节,把当年的感受调动出来。

在我请他细致讲述的这个过程时,他惊讶地发现,躺在医院的时候,他内心其实非常享受,因为妈妈会亲自来照顾他,这是他一生中和妈妈最亲密的时候,他太喜欢这种感觉了。

原来,他有一个比他小一岁多的弟弟,意味着他还在共生期的时候,妈妈就怀孕了,然后他和妈妈的连接就断了。弟弟出生后,他总是被要求让着弟弟,这让他觉得自己永远都争不过弟弟。只有他生病的时候,特别是这两次生重病的时候,才能得到和妈妈亲密的机会。

这样的故事,我在咨询中经常见到。可以说,小时候没和妈妈构建好共生关系的人,一直都在寻找和妈妈或其他人构建共生关系的机会。

说了这么多你可能会问,这和强大恐惧症有什么关系呢?

 

 

 

强大意味着要发展自己,而通常这就意味着要远离家庭。这位男士去省重点读书时,潜意识中就会非常担心会不会因此彻底失去母亲。所以就会害怕强大,这就是强大恐惧症的根源。

成长安全岛

养育6-36个月的孩子时,有这样一个经典的图景:孩子在探索世界,但要有一个安全岛在。这个安全岛最好是母亲,也可以是其他孩子信得过的抚养者,这样孩子探索世界时,可以不断回到安全岛来,和抚养者分享他们的感受,而当他们受挫时,抚养者也可以去帮他们。

很多妈妈应该有过这样的体验。有时候你发现孩子在专注的玩玩具,所以你觉得,既然孩子这么专心,根本没注意我,那我就离开他吧。但你刚离开,孩子就嚎啕大哭,到处找你。

这是一个深刻的隐喻。发展自己,像是激情的部分,安全岛就是安全感的部分,我们虽然一直强调分离的重要性,但不能忽略分离的一个重要前提,那就是,只有当安全岛得到了确保,一个孩子乃至成年人才能充满激情地探索世界。

在这一讲的末尾,我想送你一句话:

只有确保有大地可以降落时,一只飞鸟才能酣畅地在天空翱翔。

 

思考题

 

 

 

这一讲,我们讲了过度讴歌、过度拯救和强大恐惧症的表现和背后隐藏的真实心理。你在成长过程中,有没有过其中某一种体验呢?欢迎你给我留言,跟我交流。

 划重点

1.过度讴歌的逻辑越严重,就意味着和母亲的共生程度越严重,分离程度也就越差。

2.陷入过度拯救中的人需要认识到自己内心是相反的,你多么强烈地在过度拯救一个人,你就多么强烈地想离开他。

3.强大恐惧症更深的逻辑是如果强大了,就会失去关系。只有当安全岛得到了确保,一个孩子乃至成年人,才能充满激情地发展自己、探索世界。

网友互动

 

听过一个真实故事,孩子睡觉,妈妈坐在一旁看书,孩子每天都要问三个问题:妈妈我睡觉的时候你会离开吗;妈妈你爱我吗;妈妈有坏人来你会保护我吗。耐心的母亲每天都在重复回答这三个问题,坚持了几个月后,突然一天不问了。好奇的母亲忍不住问了孩子,你怎么不问我了,孩子回答:妈妈你不会离开,你是爱我的,你也会保护我,我知道了。

这,也许就是孩子确定了有大地可以降落的那一刻吧。

~~~~~~~·····

~~~~~~~~~·····

豁然开朗!!!!

终于明白被我允许进入世界的人为什么可以横行无忌了,是有一部分的我在促成那种幻想中的共生。

[对,核心不是之前容易想到的类似软弱,讨好,缺爱等,一直感觉在绕圈圈,今天终于破案了!]

也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关系会令我痛苦,另有一部分的我界限感极强,每一次共生成功的证据,都会成为后来毁掉这份关系的子弹。

破裂时,我有浓郁的被撕裂和被背叛感,甚至有强烈的恨意出来。

 

当我许愿新的一年要努力发展出自我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句话竟是我和ta之间,终有一战。

对我来说,这可能是个非常好的信号吧!

 

~~~~~~~·····

~~~~~~~~~·····

在初高中的时候,我的成绩总是跟坐过山车一样,浮动非常大,父母常常大为光火,说我明明可以考好为什么不努力考好。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其中原由,听了今天的课觉得可能是强大恐惧症的原因。因为每次考好父母虽然口头夸几句,但随后就不怎么管我了,对我基本不闻不问。而考不好他们就会很紧张,对我也会多关心一些。所以在潜意识里,我选择了考不好,但我仿佛又知道,如果表现一直很差,父母会放弃我,于是我又会时不时取得好成绩。

         想想真的很有意思,一些父母总是会说:你学习是给我学的吗?而说这句话的父母往往就是那些在孩子玩玩具时,自顾自走开的父母。令这些父母没想到的是,正是自己当初的离开,造成了孩子后来的依赖。

 

~~~~~~~·····

~~~~~~~~~·····

过度讴歌,过度拯救都有过切身的体验。

过度讴歌:其实在自己还比较小的时候就发现妈妈身上有一些自己不喜欢的缺点,但是那个时候自己所受的教育都是父母是很伟大甚至很完美的,所以自己一直不肯承认自己内心的想法,一直在反复告诉自己,自己的妈妈是完美的,是伟大的。这种心理一直持续到了高中结束,到了大学看了一些心理学的书籍才意识到,父母不都是完美的,甚至不都是伟大的,他们跟我们一样也有很多缺点。

过度拯救:小时候我爸经常喝醉酒,所以每当有酒局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去劝劝你爸,让他少喝点。而不善言辞的自己只能硬着头皮跑到饭桌上跟我爸说几句少喝点,就跑开了。而大多数情况下,我爸还是会喝醉,我妈就经常失望又生气的跟我说:你看看谁家的孩子,多会劝人,你多跟人家学学。还有爸妈吵架也是这样,我妈经常跟我说:你看谁家的孩子多会劝架,你咋啥都不知道说。因此,小的时候,每当我爸喝酒,或者爸妈吵架时自己都会很害怕再被妈妈说,总是要提前想好怎么说,硬着头皮劝我爸少喝,劝他们不要再打了。

后来自己才渐渐地意识到,我妈把自己的那种无法掌控的感觉转移到了我身上,期望一个小孩能解决她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小时候因为这些事真的太多次被我妈骂了,现在想想有点心疼当时的自己。

 

~~~~~~~·····

~~~~~~~~~·····

人心的复杂是因为曾经的单纯,儿时的柔软脆弱变成了今日的铁石心肠。人生历练重重,想不到第一站竟是一直深爱的妈妈。听着老师讲的故事,让人心疼。

 

意识上表现出A,其实潜意识里是-A。

过度讴歌其实是极度鄙视;

过度拯救其实是渴望逃避;

强大恐惧症其实是害怕被抛弃。

难怪会有恼羞成怒这个词,因为透过A,暴露了自己的-A。

 

~~~~~~~·····

~~~~~~~~~·····

我亲身感觉过人多么容易欺骗自己,去固化一些判断。我曾在一个地方投入过很多时间精力与金钱,每天都非常繁忙,十分痛苦,回想起来当时的我明显是陷入了过度拯救,并不断告诉自己那些外在困难是可以挺过去的,这也不断地让自我的边界被破坏。

  

周围的人纷纷劝我离开,他们都说这样下去明显对我是极不利的。但我始终在说这里需要我,我应该坚持下去。这么看来,我当时其实是在表达我多么恨这个地方,我多么想离开这里,只不过我极度地屏蔽自己的痛苦而已。

  

后来也就是在大概两年前,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习了武老师的心理学课。尤其是在讲A与-A的关系时,我恍然大悟,包括之后的很多内容帮助我不断觉知自己的潜意识,我才发现一个老好人的恐怖之处,之前的我对自己太不诚实了,我是如此地忽视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陌生人。老实说,这是一次惊险的屠龙经历,也是一场宝贵的疗愈之旅。

  

后来我很果断地离开了那里,重新选择了自己的人生方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投入丰富的关系中,从那时开始我感觉一切又都好了起来。

  

从那以后我十分留意自己的直觉与身体感受,这都是很容易被忽略的宝贵信号。当感觉不对劲但却一时没想明白问题的时候,就需要警惕,努力去挖掘更多的细节事实,千万不要再用模糊的语言来继续蒙蔽自己。

 

 

~~~~~~~·····

~~~~~~~~~·····

强大恐惧症:每一次当自己变得强大的时候,要么被父母忽略,要么父母被我吓到。于是每次都在重复这样的轮回。

终于,这个诅咒被觉知了。期待命运改写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

~~~~~~~~~·····

就像成年人在外漂泊打拼,但如果有个念想,让他们有一个靠岸的港口,他们便会充满动力,也会心存温暖。

 

孩子更是如此,原本需要探索的时期,如果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让他们可以顺利回归,对孩子的成长是没有好处的。

 

~~~~~~~·····

~~~~~~~~~·····

过去在我身上拥有过度讴歌、过度拯救和强大恐惧症这几种心理共同地指向了一个逻辑:我本可以过得很好,但我不允许自己过得好,我想尽办法把自己弄得糟糕一些!

所以我现在特别喜欢武老师讲过的鲁米的一句话:你生而有翼,为何甘愿匍匐前行,形如虫蚁!

 

~~~~~~~·····

~~~~~~~~~·····

想请教一下武老师,

在和别人的关系中担心展示强大,担心过度的自我会毁坏关系。但是我觉得事实也是这样,每个人在聊天中尤其普通关系都更喜欢聊自己内容吧。没有什么人会喜欢对自己东西一直喋喋不休的人。担心强大会破坏关系不也是真实的吗

 

~~~~~~~·····

~~~~~~~~~·····

大人的事大人处理,你好好做孩子吧,就算大人们的关系出了问题,每个大人都是爱你的,而且大人们之间的争执,不是你导致的。

 

这段话看得我好感动,小时候妈妈和奶奶吵架,我都不敢和奶奶说话,好像我一和奶奶说话,我就背叛了我妈妈。

 

~~~~~~~·····

~~~~~~~~~·····

我是一个很喜欢玩游戏的人。小学时父亲就给我买了游戏机,上学后又有电脑玩游戏,甚至有一度沉迷于此。工作后我逐渐放弃游戏,把电脑上游戏全部删除,家里的游戏机都收起来,手机上的游戏都删掉,想以此来约束自己。但是我发现我还是那么喜爱游戏,总是忍不住想看看相关的新闻和视频。

这次疫情闷在家里,我拿出了久违的游戏机,又玩了一阵,那种快乐真是让我感觉久违了。昨天没忍住,买了一台新的游戏机,今天应该能收到,为此我兴奋的都没有睡好觉。

或许这就是我的A和-A吧。

 

~~~~~~~·····

~~~~~~~~~·····

过度讴歌的体验,我也时常有过。意识上美化母亲,对于母亲为我的付出:大学期间为我建了一栋房;北京混不下去又接纳我回家;为了我的婚姻到处托人为我相亲;为了我从乡下的调动花钱找关系;还为我买了车;我嫌工资收入低,又为我贷款在漳州买门面和公寓........。

潜意识中憎恨母亲,当我意识到舒适区的存在,想要离开舒适区,去外面闯荡,寻求新的人生方向,母亲用以上的付出来威胁我,例如卖掉房子、卖掉车.....。

之后意识上感到内疚,母亲的付出是为了我,我要心怀感激。

每一次过度讴歌的体验,真是让人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

~~~~~~~~~·····

曾经的我一直觉得自己肩负着这样的使命:母亲过得如此艰辛,我一定要为她的幸福负责,但这种感觉过分强烈乃至我时常感到快被压垮,我心里一直有很沉的感觉,每走一步总会想怎样做才能让妈妈过得更好呢?然后举步维艰。直至武老师的第一门心理学课讲到A与-A的关系才逐渐有所觉知,这就是过度拯救。这些年,我已经渐渐的把这种感觉放下,走得轻松起来。但依然还要不断地觉知与发展。另外,我在人际关系中总是掏心掏肺的对待他人,其实也隐含着一种拯救的意思:希望通过我的帮助让你过得更好,而且你得对我感恩,否则我就会感到很受伤!圣母心其实是没有完成分离的玻璃心。感谢老老师让我能这样透彻地看待自己与母亲及他人的关系。

 

~~~~~~~·····

~~~~~~~~~·····

只有确保有大地可以降落时,一只飞鸟才能酣畅地在天空翱翔。

 

在雨声中醒来,看见这样美好的句子,真得希望此刻可以去最喜欢的公园晨跑,在自然的环抱里里去体会那种自由不羁的轻松喜悦。

 

在世界的繁杂中,找到一座你永远可以安然降落的机场,倾听你所有路途的惊喜失落,骄傲恐惶,梦想奋斗。

 

在无尽的星空找到你的指南针,夜空中最亮的星,闪烁期待,传递能量,鼓励你尽情闪烁,蜕变自己最美最独特的光芒。

 

 

~~~~~~~·····

~~~~~~~~~·····

今天的内容我听第一次的时候觉得没听懂,觉得这三者好像没什么联系。我再看一遍文稿,才琢磨出了其中的关系。

  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不断在轮回与养育者的关系逻辑:

 1.心理未断乳:容易导致我对你好得连其中的恨也包装成爱。

2.养育者过分成就被养育者的全能感,或者被养育者被迫在家庭关系中处于被牺牲一方: 在关系中就容易妥协,迁就,顺从去畸形的满足自己被需求的全能感感受,于是在实际生活中自身的生命力也很难展开。

3.被养育者感受到的生命滋养,借用《挪威的森林》里面绿子的话介于不充分和完全不够的时候:就会不断的在寻找能满足这种匮乏感的关系或者空间和被投射之物。

 

~~~~~~~·····

~~~~~~~~~·····

升中考试差3分去重点中学,高考差7份去重本,考研差1分去广外... ...考研的记忆比较近,我还记得当时过了初试时,心里的弦松了,回家过了个轻松的春节,准备复试的时候再也提不起初试的那份劲儿。后来果不其然,卡在了复试。

当时很伤心,但我能感觉到潜意识里有份轻松感。

那份轻松感我很熟悉,每每在我全身心投入一件事不久的时候就会出现,然后我会松懈,而这可能跟我的强大恐惧症有关。

我出生于客家家庭,客家女孩子从出生开始,就会被诅咒,被卷入一场男女赛,必须在成长的路上不断回答一个问题:男人和女人谁更强?如果你接受并认同男人比女人强,那就好好做个乖女人;如果你不认同,那你就要坚强奋斗,做出一番成绩。这样的环境让我形成了意识上不服输,潜意识认同男人比女人强的性格。所以我学习一直很努力,但每每到关键的时候,我不敢太用力,好像在恐惧挑战客家人的共识:"男人比女人重要"。

 

 

~~~~~~~·····

~~~~~~~~~·····

孩子两岁,他可以自己安静的玩玩具,但是抬头看不到妈妈就会马上喊着找我。

孩子在心理分离的过程中,如何保证他有一个安全地带:妈妈就在身边,离我不远的地方。

他才有勇气往前探索,跨出一步又一步。

直到真正实现和妈妈之间的心理分离,这是一个健康的过程。

 

我又回了上海,孩子暂时还在山东,每次离家,姥姥都会提前把他抱出去邻居家玩,等我走了再回来,因为姥姥的理论是看见我走他会哭的更严重。

这堂课学完,我知道,即使暂时做不到一直陪伴,最起码在离开的时候要认真告诉他,妈妈要去工作了。他有不舍会哭,但也会因此获得安全感:妈妈离开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知道这整个过程,我因此还是会觉得安全。

 

如果每次都不告诉他,等他回家才发现妈妈不见了,他会有被抛弃的感觉,也并不利于以后更健康的母子心理分离。

 

~~~~~~~·····

~~~~~~~~~·····

我就是从小把对母亲的爱放在了极高的位置上,简直不能忍受母亲受一点委屈,自己有好吃的,也会第一时间拿给母亲,后面长大了在青春期那会就觉得这个人好讨厌,一点都不理解我,但是现在对母亲的爱回归于平常了

 

~~~~~~~·····

~~~~~~~~~·····

*强大恐惧症*

小时候父母和老师常常教育我们,谦虚使人进步、平平淡淡才是真、平凡的人生才是真实的、爱出风头的人没有好下场、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等。这些观点都告诉我们,自体强大是不被鼓励,甚至不被允许的。久而久之,这些思想观点就成了我的潜意识。

每当我取得进步时,都会否定自己的努力,当获得上级肯定或者赞扬时,都会极力显示出谦虚的态度。而我很喜欢看NBA比赛,看到他们投篮命中或者给对手盖帽时,会直接表现出爆棚的自信心,用各种动作庆祝,显示他们的实力,看着很是过瘾。

点赞(0) 打赏
weinxin
微信客服
问题+文章链接,发送到jyhcc95,咨询处理。
历史上的今天
12月
09
爱是一种能力,爱是什么,一种,能力,有些,天生,缺乏 信息快餐

爱是一种能力,但有些人天生缺乏

爱是一种能力,但有些人天生缺乏在昨天的共读中,我们读到了佩德罗最宠爱的儿子米盖尔因为去幽会姑娘,不幸坠马而亡。在处理米盖尔的后事上,我们注意到佩德罗是个冷漠又理智的疯子。但是,这样...
阿里,p7:,我是,该选,工作,还是,女票 信息快餐

某阿里P7:我是该选工作还是女票?

客事(725)某阿里P7:我是该选工作还是女票?我外地农村家境出身低,学历是非统本科,运气好入职阿里三年,但内心比较自卑。因为女票条件很好:北京本地三套房的高知家庭独女,感觉她父母...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