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周末一大早,秦月刚把菜买回来,一上楼就跟女儿娜娜撞了个满怀。问她去哪儿,早餐吃了没,她答一句“有事儿”就蹬蹬下楼了。头也不回。

冯娜这阵儿对她妈恨之入骨,看秦月的眼神里都藏着刀子。

秦月当然知道,她是不满她新处了对象,还巴望着她跟前夫复婚呢!那个王八蛋也不知道跟娜娜吹了什么风,竟让年少稚拙的她以为,只要秦月点头,那碎成渣的婚姻就可以顷刻恢复原样,连条裂痕都没有。

半小时后,冯娜在某茶馆的包厢跟社会青年阿彪碰面了。

她到的时候,阿彪正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抽烟。他新换了莫西干头型,穿着老爷衫和哈伦大裤衩,左耳上戴着个醒目耀眼的耳钉,右臂上刺了个骷髅头纹身,很社会的造型。

以前冯娜对这种人不算多厌恶,但也绝谈不上有好感。

但现在不同了,因为她有求于他。

两人很快进入正题。

冯娜呼啦一下拉开她的小背包,往桌面上用力地倒着。顷刻,桌上就出现了个用钱堆起来的小山包。最大面值百元,最小的五块。

这是冯娜抠破了头皮四处扒拉,再加上二手网卖掉了一堆心爱的物品,以及近两年来攒下的全部压岁钱和零用钱,林林总总凑到的八千块。

冯娜把钱往阿彪面前一推:“你看看这些够吗?”

然而让冯娜失望的是,阿彪似乎并没有被这些钱打动。他只不屑地瞟了一眼,轻勾嘴角,露出一个玩味儿的笑容,说:“我不要钱。”

“不要钱?那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你知道的,我要你做我女朋友。”阿彪深吸一口烟,做了个“wo”的嘴型,吐出一口大大的烟圈。然后熟练地用右手食指在那个烟圈下边缘上轻轻一划拉,圆圈立马变成了个漂亮的心形。

2

“你好好想想吧!是让那个男人做你后爸,还是让我帮你搞定他。其实吧,我倒觉得,那个姓宋的也还可以。工作稳定,人长得也帅,难怪你妈会爱上他。女人到了一定年纪,是耐不住寂寞的……”

“够了,别说了!”冯娜烦躁地打断。

她听不了任何关于秦月和别的男人的事。在她心中,秦月只属于一个男人,那就是她爸。当初秦月提出离婚时她就极力反对,觉得她小题大做,揪着她爸那点小毛病不放,还听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传闻怀疑她爸出轨。

离婚的这两年里,秦月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吃好喝好,可怜她爸对秦月念念不忘。两年多了,一直在低三下四求复合,连她这个做女儿的都不忍卒睹。

然而秦月却连眼角的余光都不屑给他。

冯娜每次去见他爸,他问得最多的就是秦月的情况,“你妈妈最近怎么样?身体好吗,工作顺利吗?你有没有听她的话?”

就在上个月,冯爸喝多了,深夜打错电话到冯娜的手机上,一开口便嚎啕大哭:“老婆,我想你了,咱们复婚吧……离婚这么久了,我没有一天不想你跟娜娜。咱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不好吗?给娜娜一个完整的家,不好吗?那个宋晟有什么好?娜娜不是他亲生的,他以后真能对娜娜好吗?老婆,只要你答应跟我复婚,让我做什么都行。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说,我改,我都改……”

哪个女儿能受得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自己面前哭成那样啊?冯娜的心都碎完了。她不懂秦月为什么那么铁石心肠,坚决不肯跟她爸复婚。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原因——宋晟。

像他爸后来在电话里苦叹的那样:“你妈妈的魂儿都让那人给勾了去了,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该让你改口喊他爸了。以前没他,我还有点希望。现在有了这人,我是彻底没希望了……”

没希望了吗?冯娜不信。没希望就创造希望!有阻碍就铲除阻碍!秦月不是喜欢那个宋晟吗,那就想办法把他俩给搅黄了。

这几个月来,她没睡过一个好觉,满脑子都是这事儿,可谓挖空了心思、绞尽了脑汁。

她想过亲自去找宋晟谈,去他公司闹,可思来想去都一一推翻了。她连秦月都说服不了,又怎么肯定凭她三言两语就能把那个男人逼退呢?

她自己办不到,只能假手于人。

那个人,就是阿彪。

3

阿彪是学校一个男生的表哥,来学校给受同学欺负的表弟出头,无意中碰见冯娜。看她长得好看,就追了她一阵。

那时候冯娜的世界里还没出现宋晟这号人,她也没什么需要社会青年帮忙的,对这人没什么好感,拒绝得也干脆。

现在不了。她找那男生打听了一下,这人说他表哥厉害着呢,十几岁出来混社会,给夜总会看场子,帮人催债收租,手底下一群小弟……

换以前冯娜要笑死,问他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但现在,不会了,她巴不得他真有他表弟说的那么厉害。

随后她就找了阿彪,说听说他挺厉害的,想跟他先从朋友做起。因为她想深入了解,一探虚实,看他是不是真那么玩儿得开。如果他就是个不顶用的花架子,她就不白费功夫,向这种跳梁小丑自曝家丑了。

她跟他去过酒吧,去过会所,有人一看见冯娜就叫嫂子,把冯娜给整懵了。

在确定阿彪身后确实有一群不三不四的男男女女之后,冯娜就鼓起勇气把家里这点事儿告诉了他,说她很讨厌宋晟这个人,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别缠着她妈。她不想有后爸,她还指望着她妈跟她爸复婚呢!打他一顿行吗?

阿彪哈哈大笑:“法治社会,打打杀杀的干嘛?看不出你一个小姑娘,性子还挺野!”

冯娜羞得脸红到了耳后根。她其实就是随便说说,要是打一顿就能解决问题,那也忒容易了。

阿彪真不愧是老江湖,年纪不大,点子倒足,不到半根烟的功夫就想出了个下作的招儿:“我有个妹妹,那是真野,别的不会,勾搭男人的功力是一绝,碰得一手好瓷。要是她肯帮忙,去会会那个宋晟……”

后面的话他没说,但却已经激起了冯娜极大的兴趣,她简直不敢相信还有这么妙的方法!

阿彪看她两眼放光,兴奋不已的样子,知道她已经上钩了,笑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这忙可不是白帮的。”

4

冯娜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呢?但她还是寄希望于花钱。作为一个学生,这已经是她能拿出来的全部了。而且她觉得八千块已经不少了。他们班有的贫困生一个月生活费才几百。

可阿彪一副对钱不感冒的样子。

他笑道:“我说了,我不要钱。说实话,我请人家帮忙,也是要出血的。你这点钱,其实顶不上什么用。你想想吧,是做我女朋友还是自己想办法。”

说着站起身,戴好鸭舌帽,转身就走。

“行!”冯娜深吸一口气:“我做你女朋友,但你必须帮我搞定姓宋的。”

“好说好说。”

“还有,”冯娜的脸红成了火烧云:“我、我不想那么早,那么早就……做那种事。我还在上学,而且我……”

“不用解释,我懂。”阿彪笑道,“我不是那种喜欢强迫女生的人。做我女朋友很简单,平时跟我发发信息聊聊天,周末出来跟我吃个饭喝个茶唱个歌打个牌,让我那些朋友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就行。”

冯娜如释重负:“那宋晟……”

“我会安排的。世上没有不偷腥的猫。何况我那妹妹是真绝!不过你放心,她不是我的菜。我不喜欢野的,我就喜欢你这种长相清纯,什么都不懂的。”

协议达成,冯娜背着满满一包钱回了家,心里七上八下。

明明阿彪已经答应帮忙,听他的意思明明很有把握,可她心里就是有种强烈的不安。

她不知道是因为这个方法太过下作,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还是因为她为了达成目的、答应做一个混混的女朋友这件事,让她感到恐惧又不可思议。

她隐隐觉得她似乎正在朝着一个不那么正确的方向前行,每一步都是坑。她不断问自己,这么做真的对吗?真的不会铸成大错吗?那个叫宋晟的男人,真的可恶到要被他们这样对付吗?如果他真的掉进他们精心设计的坑里,沾上一身骚,他会疯掉吗?

冯娜不敢想。

5

接下来的日子里,冯娜作为阿彪的女朋友,每天跟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学校不给用手机,冯娜就把手机调了静音,用课本打掩护,躲在下面发信息。阿彪让她别急,说他那妹妹已经开始行动了,有情况会告诉他的。他那妹妹是个人精,行走江湖多年,从未失手。让她乖乖等结果。

起初两人聊得还算愉快,往后就变了味儿了。阿彪开始有意无意给她发一些暧昧又露骨,充满了挑逗的话。他说想送她内衣,让她报一下三围。还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冯娜说了颜色,他又问她现在穿的是不是就是那个颜色……

比这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还频频给冯娜发那种令人脸红心跳的黄图,弄得冯娜精神紧张……

冯娜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别的情侣之间会不会这样互动。因为不知道,所以她不好发作,眼下是她求着他办事儿,哪怕做他女友只是权宜之计,也要装得像那么回事儿,不能得罪了他。

然而冯娜苦等半月,也没等来想要的消息,倒是被迫陪了阿彪好多次。

阿彪的圈子很乱,冯娜的参与就像小鹿乱入,总是紧张又惊心动魄。阿彪试图让她喝酒,她不喝怕他不高兴,喝多了又怕自己不安全。

有次她躲过喧闹的人群,一个人默默走进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那个迷乱又不安的自己,忽然感到无比茫然又疲惫。

她想到了秦月,如果秦月知道这一切,会作何反应呢?她会为了不让自己走入歧途而跟宋晟断掉,再跟她爸复婚吗?

又一个周末,冯娜又跟阿彪到了酒吧。阿彪那个“妹妹”来了,长得确实好看,一来就咕咚咕咚闷了一扎啤酒,说:“哥,抱歉啊,这活儿干不了,失败了。”

阿彪一惊:“怎么失败了?”

“缠了半个月,人家不上钩呗!不上钩就不上钩,还他妈啰里啰嗦教训人,说我年纪轻轻的要洁身自好,不要堕落。真他妈的当自己是救世主,普度众生来了?”

她顿了顿,苦笑道,“依我看,要么就是这人道行太深,我对付不了。要么就……”她瞟了冯娜一眼,露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笑容,“那谁,说真的,我觉得这人不错。你要跟他没别的深仇大恨,真可以替你妈考虑一下的。”

“哎哟我操!”阿彪重重拍了一下她脑门儿,“你丫的是给策反了?”

“你妈的策反,老娘是实话实说。我搞不定的男人,要么就是他丫的对女人没兴趣,要么……”她认真道,“就真不是爱瞎玩儿的人。”

6

冯娜脑袋空空地回了家。

这事儿真真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一时说不出什么心情。漂亮妹子说的那几句话反复在脑中回响,她自己都不清楚,她是希望宋晟上钩还是不上钩。

他若上了钩,则证明他是个经不住诱惑的无耻渣男,证明秦月眼光差,证明这个世上唯一真心对她的男人只有她爸,证明她就应该果断跟她爸复婚……

可他没有上钩,他非但没有被碰瓷,还坦言自己正在处对象,因为对象的女儿强烈反对,他还在努力争取中。

冯娜忽然觉得没劲。她不想再掺和这事儿了。她萎靡了一周,干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每次看到秦月时,本能地想躲避她的目光。

然而阿彪却不想这么快结束跟她的恋爱关系。

在冯娜看来,青春期的恋爱就是在一起聊聊天,散散步,一起高谈阔论,畅想未来。可阿彪是个社会青年,没有发生过关系的恋爱算哪门子恋爱呢?他继续缠着冯娜,给她发信息,打电话,甚至常常来学校找她,说还有别的办法可以帮她搞定宋晟。

冯娜一点都不想再见到这号人了。相处越深,越发现跟这种混混在一起是在冒险,是在抱着炸弹狂奔。搞不好摔一跤就被炸个粉身碎骨。她想摆脱这个人。

阿彪何其精明,岂会看不穿她的心思?便道:“这样吧,下周六我生日,大伙儿说要给我庆祝一下。到时候你来吧,就当是给咱俩短暂的交往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怎么样?以后你继续当你的好学生,我继续混我的小日子。”

周六那天,冯娜如约而至。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醉倒在某包厢的沙发上。

正在阿彪把所有人都遣走了,自己折回包厢,关了门,准备享用他的美餐时,包厢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和警察一起冲进来的是秦月和宋晟。

秦月哭着扑向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女儿,不停地拍她的脸,唤她的名字,对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一通检查。确定她没有被侵犯,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那边,宋晟跟阿彪已经打起来了。警察赶紧将人拉开,随后一起带去了派出所。

7

因为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行为,更没有证据指向阿彪意图性侵,这人被批评教育了几句就走了。

冯娜回家后睡了好几个小时才苏醒过来。其实在她彻底醉死过去之前,她就已经知道阿彪要对她做什么了,但那会儿她已经无力抵抗。

她朦胧中看到阿彪一个人折回包厢,关上门,向她步步逼近,第一次感到那么后悔、绝望,和恐惧。

是宋晟救了她。准确说来,是之前勾引宋晟的那个妹子,通知宋晟去救她的。她早就知道阿彪的意图,在冯娜被阿彪灌了整整两瓶红酒,站都站不稳时,她终于忍不住,躲到厕所给宋晟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来救人……

冯娜一个字也没说,只是在长久的呆怔之后,开始哭。

起初是无声的落泪,继而小声啜泣,最后是惭愧与悔恨交织的撕心裂肺的哭嚎。

秦月不忍再指责她。她只要她的宝贝女儿好好的,不受到任何伤害,她怎么着都行。她可以一辈子不找男人不再婚。她紧紧地抱着她,如同抱着她的整个世界。

几天后,冯娜听到了秦月跟宋晟通电话,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保重。”

问了才知道,宋晟跟公司申请调去上海了。“其实去年他就有机会去上海的,可是……”秦月有些哽咽,说不下去。

“他想跟你在一起,所以没去,是吗?”冯娜的心中一阵刺痛。

“嗯。现在去了也好,那边职位、待遇都比这边好太多了。”

“以后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吧!到时候在那边找个合适的对象,也一样。”

然后不知道又过了几天,冯娜忽然想起,她爸已经有阵子没联系她了,尽管此时她对他们能否复婚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但还是想告诉她爸这件事。

然而当她说出她妈已经跟宋晟分手,他们复婚有望时,冯爸却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冯娜意识到不对劲,问道:“怎么?你不想跟我妈复婚了?”

冯爸咳嗽了两声,磕磕巴巴道:“那个,娜娜啊,是这么回事儿。爸之前是挺想跟你妈复婚的,那是因为,因为身边没有个稳定个伴儿。现在不一样啦,有个之前跟爸好过的女人,愿意嫁给爸了。再说,再说人家连孩子都怀了……我也不能抛弃人家呀!”

对话停顿了数秒,如同信号中断。

许久,冯娜才淡淡地说,“是吗?”

“可不是嘛!要怪就怪那个女人,朝三暮四,水性杨花,跟我好了没多久又去找别人。后来在外头栽了跟头了,又回来找我了。嘿嘿,娜娜,”冯爸笑嘻嘻,“再有三个月,你就当姐姐了!”

“这么快?”冯娜颤声道,“您上个月还跟我说,想跟我妈复婚来着,还哭呢!那会儿您都已经有孩子了?”

“我那会儿不知道呀!她怀是怀了,但没告诉我,我打她电话也不接,还把我拉黑了。这不,前些天……”

冯娜不等他说完,便木然地挂断了电话。脸上挂着一串泪珠子,心里起了一圈血疙瘩。自己奋力击碎所有的美好,却换来一块流脓的疮疤。

点赞(0) 打赏

评论列表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热门产品

知识付费问答社区|知识付费网站建设,问答社区开发,知识付费问答社区,门户网站建设,知识,付费,问答,社区
知识付费问答社区
民宿酒店预订管理系统|酒店预订管理系统,民宿预订管理系统,小程序开发,民宿,酒店预订,管理系统,民宿酒店预订管理系统
民宿酒店预订管理系统

精选资源

历史上的今天:06月25日

春秋名人:范蠡和西施的爱情故事

春秋名人:范蠡和西施的爱情故事越王勾践灭吴第二年,齐国国相田恒府上,随着脚步声响起,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知相国大人这么着急要见我鸱夷子皮,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一听那声音,西施身子一颤:”啊,这声音好熟悉?莫非……" 不错,来人正是她日思夜想的情郎范蠡。范蠡,楚国宛城三户人。虽然出身贫贱,但博学多才,文武双全。彼时宛城县令文种,与其志气相投,因不满当时楚国政治黑暗,邀其一起投奔

鬼谷子文化传奇故事——范蠡经商

鬼谷子文化传奇故事——范蠡经商中国的历史长河浩瀚多姿,长达500多年的春秋战国更是一个风起云涌、英才辈出的时代,在那些耀眼的群星中,有一个人的人生堪称完美与成功。这个人叫范蠡,字少伯,号陶朱公,别名鸱夷子皮,公元前536年生于楚宛三户,也就是今南阳淅川。这个人有多成功呢?他前半生从政,辅佐一个濒临灭亡的国家成为春秋五霸之一,清代蒲松龄曾以此事拟对联自勉:“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下载资源

傣味舂鸡脚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制作教程|舂鸡脚配方,舂鸡脚技术,舂鸡脚教程,舂鸡脚做法,云南舂鸡脚配方技术,傣味舂鸡脚配方,西双版纳舂鸡脚配方,西双版纳舂鸡脚技术,西双版纳舂鸡脚教程,傣味舂鸡脚技术,傣味舂鸡脚教程,傣味,鸡脚,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制作教程
傣味舂鸡脚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制作教程
熟食卤菜店商用全套技术配方教程|卤味店技术配方教程,卤菜店技术配方教程,熟食店技术配方教程,开卤菜店技术,开卤菜店配方,熟食,卤菜,商用,全套,技术,配方,教程
熟食卤菜店商用全套技术配方教程
安徽太和板面全套牛羊肉板面配方技术制作教程|太和板面配方,太和板面技术,太和板面教程,太和板面培训,太和板面秘方,太和板面做法,太和板面工艺,安徽,太和,板面,全套,牛羊肉,配方,技术,制作教程
安徽太和板面全套牛羊肉板面配方技术制作教程
主流烧饼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教程|蚌埠油酥烧饼,油酥烧饼,油酥烧饼技术,油酥烧饼配方,酱香饼技术,酱香饼配方,饼店技术,饼店配方,烧饼秘方,烧饼配方,烧饼教程,葱油饼技术,葱油饼配方,葱油饼教程,葱油饼的做法,梅干菜烧饼,梅干菜烧饼技术,梅干菜烧饼配方,梅干菜烧饼教程,酱香饼,酱香饼教程,千层饼,千层饼技术,千层饼配方,千层饼教程,空心烧饼,空心烧饼技术,空心烧饼配方,空心烧饼教程,空心烧饼的做法,主流,烧饼,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教程
主流烧饼专卖店全套配方技术教程

精准推荐

故事大全:魔法森林里神秘的传说

传说,在一片魔法森林里,住着一位魔法音乐家,他用萨克斯吹出的音乐如糖果般甜蜜,温暖着动物们的心田。而且,魔法音乐家的糖果音乐还有一个传说——它能让一切没有生命的东西变活。春暖花开的季节很美丽,大地一天天暖和起来,小草从泥土中探出了脑袋,冬眠的蛇与青蛙也都睁开了眼睛,魔法森林里生机勃勃,好一派热闹的景象。然而,森林里的客人小雪人可高兴不起来,他们对春天充满了恐惧,因为春天来了,他们就要融化成雪水,消

故事:不上钩的男人

1周末一大早,秦月刚把菜买回来,一上楼就跟女儿娜娜撞了个满怀。问她去哪儿,早餐吃了没,她答一句“有事儿”就蹬蹬下楼了。头也不回。冯娜这阵儿对她妈恨之入骨,看秦月的眼神里都藏着刀子。秦月当然知道,她是不满她新处了对象,还巴望着她跟前夫复婚呢!那个王八蛋也不知道跟娜娜吹了什么风,竟让年少稚拙的她以为,只要秦月点头,那碎成渣的婚姻就可以顷刻恢复原样,连条裂痕都没有。半小时后,冯娜在某茶馆的包厢跟社会青年

故事大全:国王和鸡蛋的童话故事

从前,有一个喜欢吃鸡蛋的国王。他下令谁也不许吃鸡蛋,母鸡也不许下蛋,只有他自己可以吃城堡里的母鸡下的蛋,整个王国因此闹翻了天。公鸡们每天忙着把母鸡下的蛋用土埋起来,平底锅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一天早上,爱吃鸡蛋的国王站在电视台摄像机前宣布:“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许吃鸡蛋。谁要是吃了鸡蛋,就关进大牢里。母鸡也不许下蛋。”说完,他又说:“只有国王可以吃鸡蛋。只有城堡里的母鸡可以下蛋。”这下整个王国都闹翻了

热门专题

一年制中专|中专学历,中专是什么学历,中专是什么,中专有什么专业,中专升大专,一年制中专,快速取证,职业技能培训,实践教学,就业前景,在线课程,职业证书,短期强化,专业选择,就业指导
一年制中专
易捷尔单招|易捷尔单招,易捷尔单招培训,易捷尔单招报名,易捷尔单招考试,易捷尔单招培训学校,易捷尔单招分数,单独招生,考试大纲,历年真题,模拟试题,备考技巧,专业选择,职业规划
易捷尔单招
小程序开发|微信小程序,小程序开发,小程序,小程序制作,微信小程序开发,小程序公司,小程序开发公司,分销,三级分销系统,分销系统,支付宝小程序,前端技术,后端接口,UI设计,代码优化,小程序商店
小程序开发
中源管业|中源管业,中源管业公司,中源管业有限公司,中源管业电话,中源管业地址,中源管业电力管,中源管业mpp电力管,中源管业cpvc电力管,中源管业pe穿线管,管道系统,PE管材,PPR管件
中源管业
大理科技管理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大理科技管理学校,大理科技,大理科技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大理科技管理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大理科技学校
大理科技管理中等职业技术学校
安徽中源管业|安徽中源管业,安徽中源管业mpp电力管,安徽中源管业cpvc电力管,安徽中源管业pe穿线管,安徽中源管业电力管,安徽中源管业排水管,安徽中源管业通信管,安徽中源管业管材,电力管
安徽中源管业
云南综合高中|云南综合高中,课程设置,招生信息,校园文化,教育新闻,高考辅导,素质教育,高中排名,师资力量
云南综合高中
知识付费问答社区|知识付费系统,问答社区开发,在线教育平台,付费问答,内容变现,社区定制建设,智慧知识分享
知识付费问答社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

底部链接